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七十章 夜袭

第七十章夜袭

“殿下……我……民女这么做只是要生存,想活下去而已。”石中玉叹了口气说,并慢慢穿上外衣。

她当然不能说自己穿越而来,也不能把骗兰望夫妇的话原封照搬,那样的话,说不定慕容长天会去找那什么陵王的晦气,可是她连人陵王长得是扁是圆都不知道。所以对付皇太孙,只能从所谓民间疾苦入手。

“活着就要隐瞒身份,把大家全骗了吗?”慕容长天三度回头。

这一次,石中玉虽然穿上了衣服,但那衣服是被扯破了,有点衣不蔽体的意思,结果慕容长天也第三度再转过身去。

不知为什么,他有点生气。可这愤怒就像肚子里拱着一团温热的气息似的,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是……并不很难受。

他想了想,把外衣脱掉,向后丢给石中玉,“穿上这件”

石中玉没有争辩,不过慕容家的人都是高个子,才十八岁的慕容长天,身高也以一和八为主,所以她仔细整理了半天,才不至于让衣袍给绊倒。

“殿下,请您先坐下。”石中玉向后退了两步,给出慕容长天足够的空间。要知道人站着的时候,情绪容易对立,坐着就会好很多。

慕容长天小心地回头,发现石中玉终于衣着整齐,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对上她的眼睛,脑海中就又出现她脱掉衣服的模样,虽然裹脸中还有一件背心,但两条手臂却全露在外面……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裸身的模样。母妃塞过女人给他。可他觉得,心里不喜欢,就不应该做那种事,所以从没有沾过。可现在如今的情形,也不算裸露,可他心里就是突然长出野草来。

“说吧。”他试图威严,但脸却涨红了。

“殿下明鉴。”石中玉委委屈屈地跪下,虽然她不喜欢这种礼节,但这个时候却是表明诚恳态度的好方法。而且,她因为焦急而落了泪,倒成全了她柔弱少女的形象。

慕容长天看到她这样,话还没问,心倒软了一半。

于是石中玉发挥她网络编辑的能耐,诉说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女孩,如何流落到太府都,有多么饥寒交迫,还差一点被人贩子别卖到那种场所去。结果老天垂怜,恰巧遇到裕王府招家丁,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女扮男装、卖身王府。然后,在被众人欺侮的情况下,凭着一笔好字受到了裕王殿下的垂青,成长为了一名高级家丁,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真是满嘴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啊。

她讲得声情并茂,慕容长天深深同情了。本来,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上位者,尽管他的性情温柔敦厚,却仍然容不得别人欺骗,何况还是事关男女大事。但此时,慕容长天却转愤怒为愁苦,“你今后要怎么办?难道这样一直下去?”

“只要殿下肯帮忙隐瞒,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反正,还有三年多时间,我就会离开裕王府……”石中玉不怎么确定地说着。

慕容恪说过,长不出苹果树,结不出蛇果那样的果子,就不放她离开王府。可是,那棵期待中的苹果树连一个小芽也没钻出土过,她想作弊却还一直没有机会。那么,她在契约结束后真的能离开吗?她很怀疑,而且……心里有些奇怪的不舍得,好像有什么牵挂似的。

“不行”慕容长天斩钉截铁地道,“事关男女纲常,孤不知道便罢了。既然知道,就不能放任下去。”

“殿下,您想拆穿我吗?”石中玉心里顿时更急,不明白这样善良的人,固执起来却这样可怕,“您真的非要逼我到死路?”哼,不通融?就拿大帽子扣死他

“石姑娘,并非孤逼你,而是……而是男女有别,这样下去终非道理。你每日要跟在孤的七皇叔身边贴身侍候,若万一被发现……”

“殿下。”石中玉打断慕容长天,“一人做事一人当,倘若我被发现,不管什么后果,我都愿意承担。如果您念在我对殿下那么尊敬的份儿上,就请您君子勿言,成全了我吧。”

这少年,才十八岁就这么迂腐。还石姑娘?听起来真难适应。虽然他是好意,虽然她也确实是个姑娘,但这么强迫也不好吧?话说他要能负责她到底也行,可是他明显不能,那插这一脚干什么呢?绝对会害死她的。

她好不容易重生,心底暗暗的对那个世界的父亲发过誓,一定要好好活一场哩。

“石姑娘”

“拜托您叫我小玉,不然像公公们那样,叫小玉子也行。”石中玉心里有火,语气有点不客气起来,“我知道殿下是好意,但好心办坏事的多了。很多事一动不如一静,这么冒冒然就拆穿我,您可想过后果吗?”

慕容长天一愣。

他从不是个莽撞的人,所受的教育也是让他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可是石中玉是个姑娘的事,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他居然慌了神、乱了心,根本什么也没有考虑。此时略静下,也发觉强行插手这件事是多么的不合适和令人为难。

七皇叔性子狷傲,不容许任何人染指他的事,就算是皇祖父,也经常让他几分。若七皇叔自己发现石中玉是个姑娘家,她就还有存活的机会。顶多,收了进房就是,女扮男装云云,可以看做是两个人耍的小花样,说不定还能传出段风流佳话。可惜石中玉的出身低贱,只是个家丁,那样连当皇子的妾室也够不上格。

可如果这件事由他捅出来,估计石中玉九成九活不成了。若挑在明面儿上,七皇叔会觉得受到了欺骗和污辱,石中玉就是个死。若他直接求了皇祖父,把她带到东宫……七皇叔是什么人?什么事又是他不敢做的?十之**,他会送石中玉到东宫,不过却是尸体或者头颅。

说不定,七皇叔还会以为石中玉是东宫派去卧底的,那样他和七皇叔之间的疙瘩就解不开了。不管皇祖母和母亲怎么说,他心中都有计较,那就是不要和七皇叔兵戈相见,你死我活。

总之,这事只能让七皇叔自己发觉,不然结局都是一样的。或者,最好让七皇叔一直蒙在鼓里,真的像石中玉所说,乖乖待到三年多后出府。那时,他再帮助石中玉才是可行的。

看到慕容长天突然失望和平静下来的眼神,石中玉知道他想通了,连忙趁热打铁道,“请殿下答应我,帮我保守秘密,我以那顿烤红薯的情分来交换”她知道慕容长天一直放不下那件事,故意给双方都找到台阶下。至于今天晚上的情分,她要等机会换更好的。

她算看出来了,慕容长天没有形成上位者该有的那种坚韧又狠绝的心智,也没有宁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唯我独尊。相反,他心肠柔软,有君子之风。至少,目前的他是如此。

只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