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五十五章 风骚奔放

第五十五章风骚奔放

美男入浴时,石中玉进行了高尚的审美活动。

美男出浴时,石中玉要帮着某人擦身,于是又近距离的高尚了一把。不过她实在没有帮人穿衣服的天赋,一件中衣的衣带系得七扭八扭,这让她产生了加快大燕服饰改革的想法,顺便再发点小财什么的。

但,还是慢慢来吧,她的发财大计很多,但现在一个也没有实施,因为实在腾不出空来。

“算了,我自己来。”慕容恪看石中玉笨手笨脚的,一把推开她。可能是太恼火了,居然没有用“本王”,直接以“我”自称。

“那殿下休息吧,我这就叫馒头……呃,牛蛮和屈忽昀进来,把浴桶搬出去。”终于要躲开这妖孽了,石中玉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放松和愉快,“您不需要人守夜,是吧?”

“你很高兴?”慕容恪斜瞄了她一眼。

石中玉心头大叫糟糕,严重鄙视自己掩饰脸色的行为太弱。明明脸皮挺厚的呀,为什么那些情绪总是会透出来。或者不是她无能,是妖孽太可怕了。

“我看殿下很舒服的样子,当然高兴。”石中玉动作极轻微地向门边靠了靠。

没办法,慕容恪才洗过澡,一头比女人还要美丽的长发披散着,浑身散发着温热的湿润气息。那种气息……很容易让人沉溺,让人犯错的。

只是,她的脚才错后半步不到,眼前就一花,手腕被人抓住。接着,身子凌空而起。惊叫声中,屁股落地时,她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室内,坐在屋顶上了,还很可耻地紧抱着慕容恪的大腿。再看亲爱的裕王殿下,一身白色中衣,在夏日乡间的夜风中稳稳站立,决战紫禁之巅的气势也不过如此吧。

他深深吸了口气,好像很享受这难得的轻松,以及,夜色的甜美。

“屋里闷气,哪睡得着?”慕容恪慢慢坐下,把石中玉两只小爪子从自个儿腿上拉开,“正好,你给本王继续说书。那丁不四与大粽子一战,到底如何了?”

石中玉这个囧,敢情慕容恪从头到尾都在偷听,现在还惦记着后续情节哪。

“殿下,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我们以后慢慢讲好不好?”石中玉耐心地解释,突然有一种给残酷的君王讲《一千零一夜》的感觉,“不如,我给您唱首歌?”

“你还会唱歌?唱来听听。”慕容恪哼了一声,显然不太相信。

于是石中玉清清喉咙……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

“难听死了,哪来的山乡俚曲换一个。”

“小小老鼠小小老鼠穿蓝衣,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大脸猫大脸猫长胡须,喵mimi喵mimi喵mimi。”

“更难听”

“腾云驾雾……追风逐电……一个跟头,哈哈哈十万八千……”石中玉一边闹腾,一边瞄着慕容恪,盼着慕容恪烦了,快点把她赶下去。

好吧,是女人就幻想过和男人、特别是慕容恪这么帅绝人寰的男人,坐在屋顶看星星,看月亮,特别是古代没有污染的天空,星河是如此之美,绝对让人迷醉。但就是迷醉才可怕,她只想快闪远点。何况,她不想把慕容恪一个大好真男掰成弯男,因为鉴于她自身的秘密,她负不起那个责任。

可是今晚的慕容恪很怪,虽然被她唱得直挖耳朵,却没有赏她一脚,把她踹下屋顶。相反的,他实在受不了了,只是反过手臂,把她的嘴给捂住。

据科学研究,月亮对动物的情绪有极大影响。比如狼,会对月嗥叫。比如狐狸,会对月跪拜。比如妖怪,会对月吐呐练丹。比如人类,会容易在月夜**。又比如石中玉,也许以前活得太小心了,心里压抑了很多情绪,今晚嚎了两嗓子,突然风骚奔放起来,类似于发疯,只想把胸中的郁闷全发泄出来,一把甩开慕容恪的手,就那么站起身,在屋顶上大唱起来。

大白菜鸡毛菜通心菜油麦菜

绿的菜白的菜

什么菜炒什么菜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什么羊什么样

什么羊都喜洋洋

我们是一群小小的羊……

慕容恪拦了石中玉两次也没有拦下,干脆由着她折腾,自己则慢慢躺倒,伸长四肢。渐渐的,这曲调虽然不知是什么,可音乐却是能沟通人类心灵的,那积极乐观,欢快活泼的韵律和搞怪的歌词,居然把他也感染了,心下一片空阔,片尘不染似的。

于是在璀璨星空下,寂静的乡间,喜羊羊之歌响彻暗夜之中,不仅这个三进小院,连附近的庄户人家都听到了。而院中的每个人,不管是进了屋的,还是坐在台阶上,都静静聆听,然后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因为石中玉,因为一首不着调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歌,至少这个夜晚,所有人都很快乐。

“省点力气吧。”当石中玉唱得太用力,喉咙发干,咳嗽起来的时候,慕容恪把她拉得坐下,“别再吵了,本王容忍你,你可别得寸进尺。”

石中玉也确实累了,就势躺倒在慕容恪身边,呼呼喘气。今晚当了一回没麦的霸,她才知道唱歌也是力气活儿,说起来那些乐队巡演,又蹦又跳的,实在很辛苦。

“心情好多了吧?殿下。”她笑问。

“本王的心情本来就很好。”慕容恪板着脸,但侧过头时,唇角却抑制不住的上弯,“不过你说唱给本王听,结果方园百里的狼恐怕都给你招来了。还这个羊,那个羊……”

“我们百姓,本来就是羊啊。不过嘛,我们也会让自己高兴点,这叫穷开心。殿下您从小锦衣玉食,不会明白的。”

“你怎么知道本王不明白呢?”慕容恪低声说了一句。

石中玉没接话,只叹了口气。

“小小年纪,有什么发愁?”慕容恪问。

“殿下说我嗓门大,可是,我希望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