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五十三章 你来侍候我就寝

第五十三章你来侍候我就寝

“怎么了?”石中玉关切地问。

“没什么,就好像被小针扎了下。”牛蛮甩甩手,不解地道。

“给我看看。”石中玉说着,就要拉牛蛮的手,却让夏世雄给抢先了。

“没事,坐得久了,经络不通,身上不知哪里会抽一下,无碍。”夏世雄笑眯眯地拍了拍牛蛮的手掌,心中却想,如果今天小玉的手碰上了馒头的,馒头的手就怕保不住了。

可见,那一位对小玉很关注啊,追到庄子上不说,听到小玉说书到可笑处时,气息乱了一乱。若非如此,以那位的功力,他又如此发现得了?而现在,又禁止别的男人碰小玉。这是不是说,他这一宝押对了呢?

他这一生,永远是失败,也许最后一注,真的能赢。

“都散了吧”石中玉接过话来,“馒头这么壮,经脉像擀面杖一样粗都受不了,何况我这种像绣线一样的?再说了,我姐夫的腿伤才好,不能久坐的。”

大家一听,点头称是,然而才纷纷站起,屋门突然开了,一个人施施然走了进来。看到他的脸,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还是夏世雄率先跪倒,“裕王殿下”

接着,忽啦啦跪下一片。

石中玉心中暗骂不止,怎么就不能让人消停哪怕一天呢?

“都起来吧。”慕容恪个子很高,重要是他的气场很强大,所以他一进门,本来挺宽绰的屋子立即显得逼仄狭窄起来。

石中主骂归骂,恼归恼,但还是第一个蹦起来,狗腿的上前搀扶慕容恪,“殿下,您怎么来了?怪黑的,有人陪您吗?您累了吧?吃过晚饭没?渴不渴?可惜这里没有好茶,只有农夫山泉有点甜……”

“天下间,有本王不能去的地方吗?”慕容恪斜了一眼夏世雄。

刚才这老家伙拦着那个大个子,明显已经知道他在外面偷听,他若再不现身,倒失了风度。

“您这话跟没说一样。”石中玉习惯性顶嘴,她没什么,却把别人都吓了一跳。

裕王殿下出了名的俊美无双,但也出了名的任性残酷,敢在他面前无礼的人,坟头上的草早就齐腰深了,身在王府中的人都清楚这一点。小玉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结果,他们看到裕王殿下眉头也没皱一下,淡淡地道,“本王还没用晚饭。”

兰望家的一听,连忙告了个罪,想站起来去准备吃的,哪想到慕容恪却一指石中玉,“你去给本王做。看来,你手伤已经好了。”

“乡下空气好,特别适合养伤。”石中玉厚着脸皮说。

昨天她请假时,手还包得很严重,似乎手掌都会烂掉似的,到了庄上一高兴,她早把绷带拆了。此时,哪有半分受伤的样子。

她这话差点把慕容恪气乐了,却也没有拆穿她,只道,“那还不快去?”

“是是是,您坐着,我立即就去。”石中玉说着,一溜儿烟往前院的厨房跑。

慕容恪也不说话,抬步跟在后面。余下的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蛐蛐、馒头、你们两个去庄子外。殿下出行,四大铁卫必是跟着的,你们去帮铁卫大人牵马喂马。兰弟、弟妹把前院的空屋收拾出一间,给铁卫大人们休息用。”夏世雄站起来,有条不紊的布置,说完又转过头来对着兰望夫妇,“你们俩这正屋要让出来,把新的铺盖拿出一套,茶具茶碗也换套新的。康康,你去多多烧热水。记着,去后院小茶房,别去前院厨房。”

“干爹,殿下住这里,不是太委屈了吗?”兰望有点局促。

“没关系。”夏世雄摇摇头,“你本分的做你的事就行,殿下由我来招呼。不要以为咱们这位殿下是只能享福的,从小到大,他什么苦都吃过,尤其在战场上。只要干净,对他恭敬,看在小玉的份儿上,他不会为难你们的。”

兰望本来就是个踏实忠厚的人,只是因为慕容恪突然到来,有点手足无措罢了,被夏世雄一说,心下也就坦然了。反正他无愧于心,谁来了也一样。

“不知小玉应不应付得来?”兰望家的,萧易担心道。

“那小子机灵,瞧殿下对他也很随便,应该无碍,别瞎担心了,去把你来时新做的被褥拿来,虽然是粗绵布的,却从没用过。”兰望催促。

而那个被念叨着、被担心的人,此时正在犯愁,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给慕容恪吃。真是给人找麻烦,要来也通知一声,或者过几天,今天是才搬来,一切从简,到哪儿找好东西侍候他?

“还不做饭,要去哪儿?”看石中玉往门外走,慕容恪板下脸。

“巧妇难为无米之饮,殿下听过这话吧?”石中玉摊开手,“深更半夜,没地儿给您拔菜去,好在菜窖里有存货,我去找点来呀。”

“敢给本王吃不新鲜的,哼,本王跟你一起去。”慕容恪一步跟在石中玉身后。

石中玉叹了口气,拿灯罩子拢住烛火,走出厨房。

她不明白慕容恪为什么来,又不明白他为什么兴趣这么高?她只但愿他没听到有关于“姐夫”的字眼,那样一切就穿帮了。不过,他应该在门外听了好久,怎么会漏掉那个细节?不管了,只要他不问,她就装傻。他问了,她死不承认,他能怎么办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菜窖,石中玉拿起一把晒干的小白菜和两条黄瓜,又到院中的井里提出吊桶。天气热,古代没有冰箱,吃不了的肉类怕坏掉,就放在铁桶中,浸在井水中冰着,很能保鲜。她记得今天剩了块猪肉来着,当下取出,打算和着那点很好吃的干菜,做菜肉馄饨给慕容恪吃。

她手艺不错,虽然只是家常级别,成不了大厨,但味道还是很可以的。至少,她在现代的老爹经常赞不绝口。而且仓促间,也实在想不出做什么给这位大爷吃,做馄饨的话还快点。再搭点爆腌小黄瓜丁,虎皮鸡蛋,灶上热两个馒头,就是牛蛮那样的饭量,也尽够了。

“这是什么?”回到厨房后,石中玉正忙活着做饭,慕容恪指着一个扎好口的**袋问。

“红薯。殿下不是爱吃吗?”石中玉顺道拍马屁,“出门一趟,想给殿下带礼物来着,可惜没有钱,这边也没什么好的,就想带点新鲜红薯回去。”

慕容恪先是一愣,随即就笑起来,“本王生平收过无数礼物,哪一个不是价钱连城,偏今天就你这麻袋红薯最是……凑趣了。”他本想说“最是珍贵”,却硬生生把话改了口。

东西不分贵贱,难得是这份心意。似乎,自从母后仙去之后,再没有人对他这样过。他并不爱吃红薯,此时却不禁感到心头暖暖,可惜说出的话还是很过分,“定下例也好,以后你不出门便罢,出了门,放了假,就必为本王带回礼。如果敢违背,你可以试试。”

石中玉低头揉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