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四十九章 小倌事件

第四十九章小倌事件

就在赵碧凡与魏锁商量着挑拨杀人大计的时候,石中玉这边也出了“点”事。

在玉顺楼,裕王殿下遇到了兵部尚书兼三公之一的赵知信赵少保的小儿子、他的小舅子赵了凡。那赵了凡年方二十,还没有入仕,平日里就是提笼架鸟,半鸡走狗的恶少。秉承着纨绔子弟的一切恶习,时常背着老子混秦楼楚馆,狎ji泡倌,男女通吃。

这样的人即便受到父母的宠爱,自然也少不了斥责,并被正经人等瞧不起的。所以当赵了凡见到自己那天人一样的姐夫,立即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要知道裕王殿下极少来玉顺楼这种男色横行的地方,他觉得终于找到了同道中人。既然谪仙般的裕王都有同好,他便产生了知音之感。加上慕容恪平时不怎么爱搭理他,他就更要结交了。

戏唱到中段,他便从自己的包厢摸到慕容恪这边来,偏巧慕容恪有事出去了。他一走,四大铁卫和孙福珩自然就跟着,包厢内只剩下石中玉一人。

她今天没穿家丁服,而是依照慕容恪的意思,换了件小号的湖水绿文士衫,头发学当下青年公子们喜欢的式样梳好,插着一只慕容恪赏的紫玉簪。那紫玉质地极好,被烛光一照,似隐隐生出一团淡淡的紫气似的,煞是为人增辉。

因为重生到异世大燕后,她还是第一次听戏,自然听得认真,而台上的男旦们演的那出苦情戏又很是动人,居然让她入戏很深。

赵了凡进入包厢时,看到的就是一个如玉少年端坐其中,白嫩嫩的小脸儿算不上绝色,但那灵动明媚的风姿,一双泪汪汪的眼,还没长成就诱人之极,等过得三两年,那还了得。

“请问这位公子,您找谁?”石中玉见有人来,还抹了抹眼泪,问。

这边全是包厢,来的人非富即贵,而来人竟然敢进入裕王的包厢,想必地位很高,又或者是关系亲近的,所以石头玉还很客气。

哪想到她的客气被解读为温柔软语,赵了凡认定石中玉是慕容恪招来狎玩的小倌,因为看那样貌真的很像嘛。于是他仗着酒劲儿道,“小宝贝儿,你是玉顺楼新来的吗?还是哪个堂子里的,改天爷去捧你的场啊。”

石中玉又不傻,一听这话就不对,立即板下脸来道,“这位公子醉了,还请速回。待会儿裕王殿下回来,只怕不喜。”

她琢磨着以慕容恪那浑横不讲理的名号,这位怎么也得吓走。没想到赵了凡本来智商就不高,再让酒精给打了一下折,居然不退反进,还以为石中玉是故意拿桥,自抬身份,伸过爪子来道,“裕王是我姐夫,别说只是一个小倌,就算我要别的,他也会给我面子。来嘛,快别装清高了,爷不喜欢这调调。”

赵了凡喝醉了,才二十岁就被酒色拖累得脚步虚浮,可石中玉却在进行了一年多的体力劳动后,虽然没有力大无比,却胜在身子灵活。所以这一扑,当然是落了空。然而这却更勾起了赵了凡的兴趣,不由分说就又扑了过来。

结果可想而知,石中玉用桌上的瓷壶打破了他的头。接着,一阵华丽的旋风飘过,慕容恪两三下就打得赵了凡四肢尽断,还被从二楼扔了下去。若不是正好有个倒霉蛋被砸到,自动当了人肉垫子,赵了凡的脊椎是不是会断掉,就此丢命或者瘫痪,还真不好说。

各色惊呼声中,他慢慢踱到包厢边缘,凭栏下望,嘴角边噙着残酷笑意,看起来好像并不生气,但站在他身边的石中玉却感觉身处冰窖之中,不禁直打哆嗦,就连四大铁卫和孙福珩都不禁流露出惧意。

这是他发怒了吧?尽管笑着,但那张绝美的脸却线条冷冽,似乎连那双隐有灰蓝色的眼睛也变成了红色的。那一刻他无形的威压似乎令一切都静止了,连空气也不再流动。除了赵了凡的哀号外,谁也不敢出声,更不用说上前救治。

“哎呀。”一声呻吟,打破了坚硬而可怕的死寂。

在场的众人都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以残酷无情、笑着致人于死地,将他人碎尸万段却连眼也不眨而著称的裕王殿下,伸手拉过一个如玉雕般的小少年,握着他的手,低声问,“疼吗?”

石中玉暗骂自己傻蛋,拿瓷壶砸伤赵了凡的同时,把自己的左手掌心也割破了。

“皮外伤,没事。”她违心地说,但其实,那道伤口很深,她疼得都泪汪汪的了。

慕容恪拿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唇边,一吻。那双眼,虽然带着戏谑,却又有别的东西,让石中玉的心扭了起来。

全场再度石化,包括石中玉在内。她只感觉有异样的电流从她的手心处一直传到心脏的部位,还有上回被摸过的左边小白兔,都差点从裹胸里跳出来。

她看到他本来就红润的唇,因为沾了她的血而格处艳丽妖治,身子不禁抖个不停。

这货不是人类绝对是个妖孽她很确定。妖孽的外表,妖孽的内心,妖孽的行为……

然后不到三天,全太府都的人都传遍了。那位被皇上宠得不像样的裕王殿下,自来要什么有什么,就算天上的星星,皇上也会想办法摘给了。就这样一个人,身边美女如云,却从没听说偏宠于哪个,最近却迷上了个小少年。原来啊,裕王殿下好的是这口。

传言纷纷,最后,连皇宫里那位也知道了。

“听说哦,裕王殿下和赵少保的幼子在玉顺楼为这个小倌争风吃醋,裕王殿下差点把赵公子当场给打死。”

“我就说那赵公子自不量力。裕王殿下是什么人?连朝廷重臣也敢当街击杀,别说他一个白身了。仗着自己是赵少保的儿子有屁用,那一位是不讲亲情面子的,打死也活该。”

“裕王殿下也真是的,先不管朝中官位如何,就念在亲戚的份儿上,也不该如此。这样一来,赵侧妃的脸往哪搁?”

“谁让赵公子去招惹混世魔王呀。裕王殿下怕过什么?要我说,全是那小倌不好,已经做了那种下溅的营生了,居然还挑唆着男爷们儿为他打架。”

“对对,皇上应该把那个小倌凌迟处死。”

“你也太狠了。当心这话传到裕王殿下耳朵里,你有几条命也不够死的。”

“哎呀呀,你可不能说出去,这不是咱们几个聊天吗?其实我对那个祸头子小倌倒是很向往的,不知是什么样的天仙人物,居然迷得裕王殿下头昏脑涨。”

几名太监宫女自以为药草园子没人来,正兴奋的议论时,恰巧被来采药的慕容长天和才神医全听到了。慕容长天皱皱眉,用力咳了一声,就拉着才神医闪到隐蔽处。

太监宫女们吓坏了,立即作鸟兽散,慕容长天这才和才神医走出来。

“真是的,我正听到兴头上呢,比说书还好听。”才神医埋怨。

慕容长天不说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