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四十八章 殿下,种树去!

第四十八章殿下,种树去!

“殿下一言九鼎,不能出尔反尔啊。”石中玉连忙说,“它又没烂。”

“但是样子太丑了,本王怎么能拥有丑陋的东西?”慕容恪露出微微厌恶的神色,很骚包地说,“所以它算是烂掉了,即便不杀你,也得打打板子,惩罚一下。”

明知道他是故意的,而且分不出真假,石中玉也不敢怠慢,苦苦哀求。

求了半天,在慕容恪满足了他的变态的、欺侮人的爱好后,终于大发慈悲地说,“不管怎么说,本王也不能接受丑陋的东西。不然这样,你把这蛇果种到院子中去。本王记得你签了五年的卖身契,现在还有四年吧?”

“不到四年。”石中玉心头窃喜地答。

时间最公平了,不管多难熬的日子,总有过去的一天。

“那这样好了。”慕容恪没忽略石中玉眼角眉梢的那点喜悦,觉得极为刺眼,“如果不到四年内,这棵蛇果树长大、开花、结果,结出与那颗蛇果一模一样的果子,本王就准你走。否则的话……就算你有契约,对本王来说,也不过是一张废纸。”

虾米?

石中玉如遭雷劈。话说回来,要真有雷公,劈的不应该是那个仗势欺人的妖孽吗?她有契约诶,就是合同,他居然凌驾于法律之上,真气死人了。

可是……敢怒不敢言。

而且,她虽然生长在大都市,但也知道不是埋个苹果就能长苹果树的,那是要种下苹果籽吧?然后嫁接啊,插条啊,才能开花结果吧?然后还得防病虫害吧?然后还有生长期限吧?

“怎么?不乐意?好啊,那你就签个死契,本王就不动你,还给你涨一倍的月例银子,如何?”慕容恪很欣赏石中玉被打压后,梗着脖子不肯低头,又眼珠子乱转,急想对策的生动模样,不由得逗弄道。

“走,殿下,去种树”石中玉果断地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她若不应下苹果树之约,就要立即签死契或者直接去死。慕容恪此人莫测难明,她可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和生命开玩笑,赌他对她是特别的,她没有那么玛丽苏。

只要种上树,她就有机会作弊。如果现在顶撞那个喜怒无常的妖孽,可就什么都完了。

慕容恪轻飘飘跳下弥勒塌,拉着石中玉到了院子里头。因为石中玉隐约记得苹果树喜欢阳光,觉得院子中央的地方最好。结果,慕容恪当场把院子正当中养鱼的白色大理石小池子给毁了,寻了上好的黄土来,兴致勃勃的挖了个很深地坑,埋下了那个已经蔫到完全没有生命力似的苹果,还在四周插了小篱笆。

满久思院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当天下午,赵碧凡赵氏就在自己的尚美院也听说了,气得她把一块帕子绞得稀烂,又犯了心口疼的毛病。

“殿下来了吗?”入夜,赵氏略好了睦,就欠欠身子,病恹恹地问。

“殿下请了御医来。”赵氏的大丫头白薇连忙在她身后垫上靠枕,捡好听的说,“刚才夫人昏睡时,已经给您请了脉了。”

赵氏半侧过身,面朝里,不让人看到她愤恨的表情,“他到哪里去了。”

“说是晚上去了玉顺楼……散心。”白薇低声道。

赵氏哼了声,“带着谁去的?”

“四大铁卫,孙管家,还有……还有……”白薇发现赵氏双肩抖动,没敢再说下去。

但此时无声胜有声,任谁都猜得出,裕王殿下是带着石中玉去的。一时之间,房间内气氛压抑,四个丫头,谁也不说话。白芷犹豫了下,端着茶盘出去了,就像要换新茶。

做为贴身丫头,她了解赵氏的手段和心机,只是她不想参与,更不想争通房的地位,只想侍候好夫人,再过两年,夫人大发慈悲,把她配个人品不差的人,这一生也就算干净了。

不过,她还没走远,就听到屋里白芍愤愤地道,“玉顺楼?那是好地方吗?一班子妖妖娆娆的男戏子,唱戏是假,全太府都最高档有名的小倌馆才是真。呸殿下好好的,全让那个外面来的东西带累坏了”

“好好的,说这些污了夫人的耳朵。你真是越来越长近了”白芨骂道。

赵氏没有说话,白芍也正是看准了夫人也这么想,却不能说出口,才代她说来,让她痛快痛快心的。因而,白薇倒也没有瞪她。

于是她又说,“殿下也真无情,夫人好歹是侧妃,犯了老毛病,不来相探就罢了,怎么这时候还带着人出去寻欢作乐?”

“行了,少说几句吧。”白薇轻叹道。

身为大丫头,她如何不知白芍就是夫人的嘴,把夫人想骂而骂不出的话全说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以白芍贪心却愚蠢的个性,怎么能待在夫人身边长久?只是,有些事不能说得太过了,戳夫人心窝子的话,说出来只能让夫人生气,大家倒霉。

奇怪的是,夫人却仍然不言语。她哪知道,赵氏在想慕容恪早说的话,揣测有几分真假。

石中玉长得是确实是不错,恐怕过得两年,会更秀丽些,卖到小倌馆去,调教几个月,也能挂个头牌。不过,太府都的烟花流莺地多的是天下绝色,包括小倌也一样,有几个简直是倾国倾城,虽然她没有亲眼见过,但她可是有几个不成器的弟弟和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哥哥。

裕王殿下什么没有见过,要什么天下间最好的东西会得不到?怎么会因为某些人的姿色而如此宠幸?没见过绝代佳人、没经历过泼天富贵的人才会沉迷于那些,但殿下怎么同?

那么,他又有什么目的?还是那个石中玉有她所不知道的手段,因而迷惑了殿下?

“把魏管家叫来。”她有气无力地说。

“夫人,这可是您的卧房。”白芨提醒道。

平时魏大管家进内院回事,都是在前面穿堂的小客厅里,就算他是夫人娘家的陪房,直入夫人的内室,只怕也于礼不合。

“白薇白芨留下侍候。”赵氏道,语气不容质疑。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因为……如果内室有贴身丫头陪着,这事倒也还说得过。

于是白芍机灵的下去叫人,门外廊下的白芷听到这儿,立即钻到耳房里去。等早就守在院外的魏锁进了屋,她才端着茶盘出来。可一出门,就见到白芍在偷听。白芍见到白芷,脸色一变,手指放在唇上嘘了声。

这下,连白芷也不好离开了。

只听屋子里,赵氏问道,“这个石中玉,你怎么看?”

“上回出了那件事后,新进的这批家丁,并没找人牙子,是我直接到人市上挑的。”魏锁低声道,“想必夫人还记得,您让我叫上了夏世雄。”

“原本,我不过是给他个面子。顺便,看看那件事与他有没有关系……”赵氏沉吟着,“难道误打误撞?去人市招家丁之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