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三十六章 江湖手段

老天保佑,在兰望家的和石中玉等人不眠不休的照顾下,三天后,兰望终于退了烧,并清醒了过来。虽然仍然极其虚弱,但这意味着,他能活下去了。而只要能活着,不管多大的困难也能克服,这就是俗话说的:除死无大事。

与此同时,这三天里裕王府内还有一些变动,令下人们八卦着。

第一是石中玉等四个被提到水局院的消息正式公布,惹来无数的羡慕、妒忌、恨。自从水局院的四个家丁被打出府,就有很多人盯着这个位置。这么多日子来,更不知有多少人暗中活动,可是没想到让四个无根无基的人抢了这肥差。居然没一个是家生子!

第二是范通大管事因为车马院事件被撵出了府。这个惩罚举府哗然,毕竟车马院是兰望在管的,范通又是魏大管家的亲外甥,只是为事后处理不当而免职就已经是很重的惩罚了,最后竟被打发出了府。

第三,兰望本是夏世雄干儿子的消息不胫而走,令众人纷纷猜测,以上第一、二件事,与此有重大的关系。大家私下里说,以后可别小看老管家,夏老的情分与殿下毕竟不是同的,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若真惹了他的人,连范通这样的地位和背景也不能善了。

第四,凡夫人实在仁慈慷慨。按惯例,王府死了下人,不过随便打赏些银子,至多不过五两,因公殉职的也才二十两。可这回,凡夫人居然赏了各自回家养伤的兰望和王老十每人五十两。因为怕坏了规矩,却是夫人从自己的体己钱里出的。

一时之间,凡夫人贤惠心慈,忠厚持家的美名更盛。而同时,夏世雄却隐隐有些仗势欺人的名声传出。

夏世雄对此无动于衷,好像所有的传言都与他无关,可石中玉心里却有自己的小算盘。赵碧凡那个女人很会借势啊,一重伤一残疾的局面,她毫发无损,只出了点银子,就硬让她巩固了自己的声名和地位,却把夏世雄推到了风口浪尖。当慕容恪回来,会做出什么反应呢?还是,他根本不会理?夏世雄已经与他有嫌隙了,这样下去,真的没事吗?

车马院事件,已经必成一件无头公案。那匹马当天就被宰杀了,说怕是疯马,会传染到别的马匹身上,而当事者之一的范通被责令即日回乡。就算慕容恪回来,心血来潮的想问这件“小事”,他这么没责任心的人,也不耐烦派人大老远去把范通找回来。

不过这件事怎么能就这样算了!

如果只是损失财物和面子,说不定这口气就咽下来。可是现在,才三十来岁的兰望就此失了一条腿,在这个年代算是丧失了劳动能力。至于才十五岁的王老十,身子完全垮了,如果不能好好调养,只怕是毁了整个未来。

而这一切,仅仅缘于几个贱人的私心!源于魏锁,或者他背后的主子赵氏对她的怀疑,以及魏、范舅甥两个对她的觊觎!

她石中玉就算再窝囊,再想忍辱偷生的活下去,也不能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必须有人为这件事付出代价,哪怕只是最微小的、财产上的、身体上的代价!

况且,她急需要钱。

三天来,她除了帮着她干姐姐干活儿,就是坐在角落里发呆。表面上,好像是为兰望的伤情而揪心,实际上,她是把这小半年来暗中所做的事梳笼了一番。

之前她为了能在王府中生存下去,制订了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除掉范通,这件事似乎歪打正着的办到了,却不是她的手笔,付出的代价太大,且并不彻底。不过几个月来,她为这件事付出了很细致的努力,现在看来,那些情报完全是可以利用的。

中策是搭上夏世雄,这件事以前觉得做不成,没想到错有错着,算是做到了。

下策是拼个你死我活,争下鱼死网破。如今看来这一策没有必要,可她要完成上策,说不得要动用一些光棍的手段和方式,算是借用下策的气势了。

只是她不能急,必须安静的等。她知道不用等太久,因为她相信范通很快就会溜回太府都。

兰望苏醒的那天,范通离开了京都。因为范嫂子在东厨房的差事暂时放不下,也没人能顶上,所以她和女儿范莉都没有跟着走,还留在府里。不过王府上的人逢高踩低惯了,如今范通失了势,闲的、淡的话就一箩筐一箩筐的冒出来,平时都巴结的母女俩,现今没什么人愿意理。

而打那天开始,石中玉和屈忽昀轮流,死死地盯着范通外室所在的冬青胡同。

她借着侍候兰望的名义,一直没回王府,出行倒是方便多了。不过她很小心,在偶然发现有人监视后就更加谨慎,每回出门,都要兰弟兰妹配合,务必甩掉尾巴才行事。屈忽昀本来是个莽撞的性子,让她磨练得也变得机灵许多。没办法,一个篱笆三个桩,要做成她谋划的那件事,仅凭一个人是不行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在兰望苏醒后的第五天,范通回来了。正在屈忽昀监视的时间里,他终于悄悄回到了冬青胡同。

“这混蛋比我想的能忍。”石中玉笑起来,“他必定认为事件平息了些,这才偷溜回城。蛐蛐,做得好!”

屈忽昀望着石中玉,搔了搔头,因为石中玉的夸奖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喜悦。

在他眼里,这个身材最瘦小、年纪也比他小的小不点,却像是他们几个的主心骨一样。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三个大个子就开始听这小不点的话,而且似乎没有怀疑,总是毫不犹豫的照他的命令去做。

此刻这小子虽然笑着,白嫩得近乎无暇的脸看起来那么漂亮,眼睛却亮晶晶的闪出一丝坏坏的意思来,特别想让人捏上两下。

信赖他,想靠近他!这想法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像现在,屈忽昀把掌心的汗在裤子上擦了擦,有点兴奋地问,“下面要怎么做?”

“当然按计划行事。”石中玉一挥手,“你快把馒头和康康找来,各司其责。记得,不许自作主张,保证安全第一。实在不行,以后再想办法。另外,别忘记跟夏老说一声,就用老借口!”

屈忽昀应了一声就跑,石中玉拉回他,嘱咐他千万不能露了相,这才放他走。

关于执行这个计划的前期铺垫,石中玉早就做过。简单,利用“狼来了”的理论。因此像这样突然进府找帮手的事已经做过好几回了,现在暗中注意他们的人早已经麻木。反正是到兰望家帮着干重活儿,或者挪动床铺,好让卧床的兰望可以晒得到太阳嘛,最后还会在兰望家吃过饭再回。所以,当今天他们四个要真正从兰望家遁走,也没人再留意了。

“兰妹,上街多买点菜,记得买最便宜的。兰弟,再去抓一副药。小宝小佳,再多抱几趟柴禾。”她再吩咐,好布下疑阵。

兰望家的每天照顾丈夫、侍候老人,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四个小的全归石中玉来带。她比古代人更明白一个真理……永远别小看小孩子,他们是打掩护的最佳人选,大人们往往栽在那些“没用”的孩子手上。而这四个孩子对她更是完全信任,甚至都不问一声。

“小玉,你去哪儿?”石中玉才把那计划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打算进府,兰望家的正好从厨房出来,不禁问道。

“刚蛐蛐跟我说,夏老让我们进府一趟。”石中玉面不改色地撒谎,“今晚可能回不来,姐姐别给我等门。记得,也别出门,怕有人惦记着坏事。”

兰望家的现在正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下,自然也怀疑过降临在丈夫身上的这场祸事,因此倒没多说,只道,“你自己小心着点。就算你们现在是夏老的人,别人不敢明动,暗中可要绊子呢。你姐夫现在……保不了你。”

石中玉点点头,真的向王府而来。不过,她没去水局院,而是悄没声息地到了东厨房。

对于石中玉而言,虽然升职加薪了,但她仍然无权无势,只是暂时保障了生命而已,最低的人类要求。怎么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弄到一大笔钱?当然要靠非法的手段,比如……抢。那又如何算计别人?自然是利用那人的弱点。

而通常,要想达到非常的目的,又没有绝对实力,也只有利用一些江湖手段了。

范通养了外室,偏偏又怕老婆,于是冬青胡同那位当然不能明着带走。甚至,因为范嫂子这几天盯得紧,他甚至连去见一面儿的机会也没找着。

石中玉断定范通舍不得,一是因着那位的美色,二是……不算别的非法进项,只范通贪墨外院家丁这么多月钱,几年来也是一笔巨款。当然,那钱肯定有魏锁、甚至赵氏一份,他也挥霍了不少,养外室、逛妓院、去小倌馆……但剩下的也会很多。

范通没办法随身携带这么多钱,又不好放在家里,于是储存地就只能有一个……外室家。

这些事,全是小半年来石中玉不断的秘密探查才得来的。只是,先前她没办法得到这笔不义之财,也没动过脑筋,但现在……不同了。

………………………………………………

………………………………………………

…………………66有话要说………………

大家木想到小玉同学要抢劫吧?哇卡卡。

昨天粉票和PK票真给力。谢谢大家。离本月结束还有五天,小粉滴,不投就米有用了。来吧。

另,这段情节平了一点,但必不可少,高潮很快就会来滴。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