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三十二章 这样死得才快

当天晚上,皇太孙殿下和才神医待到很晚才走,勉强赶在宫禁之前。

石中玉一直在水局院侍候,但自动待在院子里,不招呼就不进去,免得听到什么秘密。有时候,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要不怎么说“好奇心杀死猫”呢。

不过她折腾了一天,中饭和晚饭都没吃,天黑尽后饿得前胸贴后背。厨房当然不会给她留饭,屈忽昀等人不经传唤也进不了内宅,只托了穿山游廊院的婆子,给她带了一包红薯,很够朋友。

红薯生着也是能吃的,但不结饱,而且肚子会涨。琢磨了下,石中玉发现水局院的小茶房里有个铁皮炉子,忙生起火来,打算自己烤红薯吃。

吃过烤红薯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吃着香,但闻起来更香,简直勾人馋虫。于是很快才神医就跑出来,手里还拿着银针,就已经抢走了一半去,说是和夏世雄同吃。剩下的一半还没到嘴,就有人又来了。

“啊,烤红薯!”慕容长天很惊喜。

石中玉很挫败。

天潢贵胄,不是应该没见过这种民间粗食吗?在她的意念中,慕容长天应该睁大那双有如黑玛瑙般漂亮的眼睛,茫然地问,“这是什么?”这样才对,是吧?电视剧里的皇子都这样。

可慕容长天不仅辨别出了这种可代替谷物饱腹的东西,还露出渴望的神色。

身为贱民,这时候当然应该双手奉上,人家想吃,是看得起你。何况以后还要借助人家的权势。石中玉的情绪不太稳定,有的时候很硬气,有的时候又很胆小。比如此时,她乖乖地把烤得香喷喷、焦黄黄的红薯送上,把自己的口水死死咽下去。

“我们凡夫人没招待殿下吃大菜吗?”看慕容长天吃得香甜,石中玉禁不住问。实际上她的意思是:殿下您吃过正餐了,可否留点红薯皮给我?

可慕容长天只摇摇头,好像吃得没工夫开口说话。其实他只是不知如何回答,平民无法理解,皇室成员,尤其是他,是不能随意在外面进食的。碍着面子,他略略尝了两口,这还是因为他的七皇叔不在家。否则,他绝对不敢吃一口。那位七皇叔敢做任何冒天下大不韪的事,毒死他倒不至于,但谁知道能埋下什么隐患呢?七皇叔与皇祖父之间已经是那般情景,他不想因为自己而再生事端。

皇祖父的身体,实在大不如前了。

倒是裕王府这个小家丁,看似纯真,但又有点狡猾,看似老成,偏偏又没什么心机的小家丁做出的食物,他本能的敢于吃掉,而且是全部吃掉。

咕!当他吃下最后一口时,石中玉的肚子发出一声震天价的响。

慕容长天意外地看向石中玉,“你?”

“没错,是我的肚子叫,因为殿下吃了我的午饭加晚饭。”石中玉并不觉得尴尬,她可以控制情绪,但胃臂摩擦的事不归她管。但此时胃里像被被强烈腐蚀着似的,她连忙站起,学着《天下无双》中粱朝伟和王菲的呼吸法,一边抖身子,一边夸张的吸气,把那蔓延的饥饿感勉强压下去。

慕容长天看着石中玉作怪,感觉又好笑又内疚,莫名其妙的心情好起来。

“孤欠你一顿好饭,回头有机会还你。”他笑道。

“谢殿下。”石中玉立即顺杆爬,“就是殿下身在皇宫,若是人多事忙,忘记了,小民可没地方找您呢。”

饭桌上好说话,如果以后有要命的事,自可赖在这位的身上,寻求保护。石中玉想着。但她忘记了,慕容长天可以直接赏一桌饭食给她,找太监来办就行,未必要亲自与她见面的。

“不会忘记。”慕容长天只觉得食物下肚,心口处暖洋洋的,连心情也好多了。

于是,石中玉也心情大好。不过,很快她就发现水局院外有人探头探脑,这才想起慕容长天既暴露出了身份,行动就不会太自由,总有人跟着的。想必,他是要来看夏世雄,赵氏无法阻拦,于是派人随身“侍候”吧。

那么,和皇太孙殿下肩并肩吃烤红薯的事,相信赵氏很快就会知道。虽然她只是陪坐,并没有吃,但应该能让赵氏对她刮目相看,以后再针对她时会掂掂分量了吧?

她想得美,但完全打错了算盘。事实上,她是是在向反方向推动着自己。

而等慕容长天离开时,虽然他坚持要求不惊动别人,赵氏还是带着府中上下重要人物,跪在前院恭送。慕容长天从皇宫带出来的几个侍卫,也连忙上前,显示出皇太孙的威仪。

但这场面,石中玉并没有看到。她以照顾夏世雄的名义,根本没送皇太孙殿下到前院,再说她一个低级家丁也不够资格。其实,她只是看中了夏世雄屋子里的一盘樱桃,当时眼睛也直了,脚步也挪不动了。饥饿令她的鼻子瞬间灵敏到狗的地步,发现了那红艳艳的春季第一果品。

“拿去吃吧。”夏世雄看到她的样子,温和地说。

“都给我吗?”石中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为低级家丁,能顿顿吃饱,还是在兰望来了之后。水果这种东西她虽然很爱,但基本上见不着。上回好不容易得了个苹果,还让慕容恪拿去,当着她的面还咬了一大口,害得心疼了很久。

慕容恪说过,苹果如果烂了就要她的命,现在过了这么久,苹果只怕早烂没了。最好是大火那天烧掉了,这样死无对症。

因为太饿了,想到慕容恪也没有影响石中玉的胃口。但她还是从樱桃中拿出至少一半,以帕子包好了,放在一边。

“舍不得吃吗?”夏世雄望着她,纳闷的问,总觉得这小家丁从第一回见面,就处处透着与众不同的地方。也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就是感觉不一样。

“我给姐夫和朋友们留一点。”石中玉认真地说,“我姐夫伤这么重,醒来后需要吃点好的东西。至于我的朋友,他们没机会吃到这么好的水果,今天托夏老的福了。”

能在自己落魄时还想到朋友,克制自己的欲望,这孩子不错。

夏世雄心中暗赞,但又叹了口气,“兰望……你觉得他活得下来吗?”

“一定的。”石中玉用力点头,“他是那么正直执着的人,做什么都不愿意辜负别人,又怎么会放弃自己的家人?我不懂医理,但曾听人说过,人的心志是很重要的。才神医给了我姐夫一半的生存机会,他就肯定能握住不放!”

“说得对,倒是我多虑了。”夏世雄微笑,又对石中玉说,“吃完了就去二门上等着,孙管家一回来,就请他立即来见我。”

石中玉一愣,“听说孙管家今天出城了,现在这么晚了……”

大燕的国都太府都平时没有宵禁,但城门还是会在天黑尽时关闭的。而且,夏老平时极为低调,但听他现在的语气,虽然客气,可骨子里透着那么一股自然而然的骄傲,哪里是请,明明是吩咐,仿佛孙管家是他的后进晚辈。

他一直没有存在感的活着,尽量不招惹任何人,现在又为什么大张旗鼓的要找孙管家呢?

“如无重要的事,孙管家不会滞留在外,你只管去等着。”夏世雄轻声道,“这里还有一吊钱,拿去给二门上的小子,让他们从角门出去。如果我没记错,离后门不远有一个卖馄饨的老汉,馄饨的滋味实在不错,你去买一碗吃。”

石中玉咕咚咽了下口水,“我可不以加鸡蛋?”想了想又补充,“加两个呢?”

夏世雄被她的样子逗得笑起来,“这一吊钱就赏你了,除了买通二门上的人,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石中玉高兴地蹦起来,拿了钱就走。

她知道自己现在很庸俗,可人在饿的时候,什么礼仪也顾不得,填饱肚子是第一等要事。

望着她的背影一溜烟儿就不见了,夏世雄脸上柔和的线条渐渐变得冷硬。他累了,心中也没有希望,本不想再掺和任何事,哪怕是有人死在他面前。只是不知为什么,这次他的心突然软了下来,不想看着那几条鲜活的生命在他眼皮子低下白白消散。

或者,他真的老了。老到,想珍惜身边仅有的一点好东西。

而此时,在赵氏所居的尚美院,魏锁正回话,赵氏则神色阴沉的坐在上位。

“正愁分量不够呢,她倒和皇太孙殿下同坐同食起来。这交情,不一般哪。”赵氏生垂下眼,拿帕子无意识地擦擦指甲,“她还真不知天高地厚,这样才死得快。”

“夫人,要不要把这事宣扬……”

赵氏一挥手,打断魏锁,“作怪过了头,反倒引人怀疑。这件事不但不要宣扬,还要想办法管住下人们的嘴。”

“夫人,若这样,殿下还如何得知?”魏锁心思一转,就已经明白了赵氏的意思,但他故意装作糊涂,好让赵氏显得聪明。这女人虚荣,他是兵部尚书府的奴才时,就已经明白了。

…………………………………………

…………………………………………

………………66有话要说……………

刚才在PK榜上没看到我的书,吓了一跳。后来才想起,是我两章更新的时间相差超过二十四小时了。

呵呵,继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