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三十章 交换名字,就是朋友

“上来。”出了水华殿的大门,马背上的美少年向石中玉伸出手。

已经是下午了,春日的阳光却依然明晃晃的。石中玉抬头望去,见那少年的眼睛温润得像两颗浸了水的黑玛瑙,立即把她心头因为焦躁产生的火气驱散了开。而不知为什么,她脑海里却又冒出那双纯粹邪恶的蓝灰色眸子,总是让人的心会揪起来的目光,瞬间愣住了。

“怎么,不会骑马?”少年微笑,“没关系,我们共乘一骑,只要你抱紧我的腰,一定不会有事的。”

“老夏怎么会有这么没用的徒子徒孙!”才神医在一旁插嘴,轻蔑的意思很明显,他自己同时翻动矮胖四肢,利落上马。

“别怕,我骑术很好的。”少年仍然耐心地伸着手。

我根本不怕,只是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不该想的人,再者担心在皇宫骑马会不会被砍头。石中玉想着。在她的记忆中,似乎在宫内骑马是一种皇帝赐与的荣耀,现在他们这么做……算了不管了,救命如救火,哪有时间思来想去。

石中玉伸出手,放在少年大而稳定的手里,之后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落在少年的身后。下意识的,她抱紧少年的腰,随着一声轻叱,马儿已经奔跑了起来。

一路畅通无阻,令石中玉不由得对这少年的能力刮目相看,才这么短的时候,居然全安排好了。难道,才神医在宫里很有权势?这少年叫才神医老师的。

很快,一行三人到了裕王府。因屈忽昀要赶回空马车,自然落在了后头。

“直接进车马门吧。”石中玉建议。

一来,车马门可以直接骑马进入,二来兰望就被安置在车马院内。不绕正门的话,可以节省不少候诊时间。虽然这对才神医有点不敬,毕竟他身上还挂着正五品的官职。

但才神医是个不拘小节的人,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在路上,石中玉已经把重伤的是兰望,夏公公只是板子伤的事说了,并胡说八道说兰望是夏公公的义子,才神医这才没有发作。

不过石中玉冷眼旁观,发现才神医是个极有医德的人,他怪的只是她说谎,倒没有因为要医治的只是个家奴而觉得掉身价。

“你居然不听我的吩咐,私自出府!”才进入车马院,范通就迎面冲来,手中马鞭劈头盖脸的向石中玉打来。

两个多时辰的担惊受怕、心急如焚,严重消耗了石中玉的体力。她跳下马时双腿发软,本来就差点坐在地下,此时哪躲得开鞭子。

不过那鞭子并没有落到她头上,那少年准确的抓住鞭梢,轻描淡写的一扯,范通就直接摔了个嘴啃泥。又由为车马院铺的全是青砖地,范通嘴砖的下场就是牙齿跌落好几颗,登时抱着嘴哀号起来。

“你是谁?胆敢出手伤我,老子饶不了你!”他含糊着叫,“来人……”

他想叫家丁上来,把石中玉绑了,忽然看了一眼才神医,把后面的话,合着血和牙齿又咽了下去。虽然才神医穿的是便服,但他既然知道石中玉去请谁,当然明白人家是五品大员。有才神医护着,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管事能吆喝的,尽管,这里是裕王府。

“你死定了。”才神医突然笑起来,指着少年,“你知道他老子是谁吗?胆敢冒充,我看整个裕王府都得因你倒霉了。”说完再不理会范通,转过头来问石中玉,“病患在哪里?”

石中玉心中焦急不安,才神医的前半句虽然听到了,却没往心里去,只咬着牙,支撑着软成面条的腿,直接往安置兰望的屋子里跑。

到门口时,她无意中回头望去,正看到那少年负着手站在马儿的旁边。俊马帅哥,映衬裕王府高大的院墙,明亮的日光,就像一幅朦胧的画面,美丽极了。

还有,不知是不是才教训过范通的关系,那少年脸上的神色虽然仍然温和,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令人无法逼视的威仪,贵气十足,居然和慕容恪有几分相像起来。

接下来的情景很忙乱,才神医一进屋,就把不相干的人全赶出来了,只留下那位老大夫当帮手,还有兰望家的帮忙擦洗煮药。那老大夫年纪比才神医还大,但学无老幼,达者为师,他很高兴地给才神医当副手。

“才神医一定会救活兰管事,是吧?”在现代,截肢手术就是大手术,何况在古代,那需要耗费很多时间的。

因此,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石中玉和那少年坐在上马石边,心情忐忑地等候。那两匹神骏的御马,就拴在镶嵌在墙面内的狮头含环拴马扣上。

范通早就不见了,大约是回内院报信。其实兰望出事这么久了,消息早就全府尽知,二门上好多人来探头探脑。但听说赵氏今天一早就回兵部尚书府去,看望生病的母亲,魏大管家当然沿路打点,也跟着去了。

王府男主人不在,照说赵碧凡不会在外面过夜,算算时辰,这时候也该回了。

“但尽人事,且凭天命吧。”那少年回答。

石中玉皱紧眉头。

至少,兰望有一半的生存机会。她现在不应该想兰望活不下来要怎么办?她要考虑的是以后。她不后悔今天所做的事,但只怕会留下后患,让范通等人有借口对付她。她自身难保,还怎么帮人?还有,兰望就算活下来,以后的生活也成问题了。当了这么多年管事,他可是没贪一分钱,家里半点钱的存性也没有,这一大家子要怎么活呢?

她一直想着发财大计,可到现在也没有机会,如今感觉腰里没钱,很多事都不好办。要不要赖上才神医,保住她和兰望一家大小的生存机会呢?可照说,夏世雄既然插手,就应该会管到底才对。不过,刚才她已经托人去水局院报信儿了,夏世雄却并没有只言片语传出,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等才神医去找他?

有这么多事压在她的头上,只是,她现在心里乱得很,不仅没有好主意,简直连下一步要如何做也没有底。

“这个兰望,是你的什么人?”少年好奇地问,“好像不是你的家人。”

“我没有家了。”想到在现代的父亲,石中玉鼻子一酸,但她咬牙忍住,只道,“现在兰望一家就是我的亲人,他们于我有恩。”

“石中玉,你是个忠诚的孩子。”那少年突然说了句,感觉很奇怪,何况,他还伸手摸摸她的头发。

“如果不嫌弃,叫我小玉就行了。”石中玉笑了笑。

在她心中,等级观念不重,基本上属于没有,但她毕竟生活在古代异时空,人家毕竟是神医的弟子,若不愿意亲近,她也没有办法。若愿意亲近,也算她攀上一棵小树。

“小玉,这名字很像姑娘家。”那少年也笑笑,却又连着念了那名字几声,不像拒绝。

于是石中玉顺杆爬,一心要抱大腿,“你叫什么名字?不过你可以不告诉我,因为在我的家乡有个风俗,交换名字就是朋友。”在现代,交朋友很容易吧?虽然彼此的诚信间有点不足。

那少年愣了愣,似乎不习惯别人的亲近。

他给石中玉的感觉很奇怪,明明很温柔的少年,接近后却发觉遥不可及似的。但那拒绝不是故意,而是与生俱来的,是最淳朴的。就好像他对别人好,只是因为……他比所有人都高贵强大……

“我叫长天。”沉吟半晌,少年像下定决心似地说,但接下来的话又有点伤人自尊,“你可以认识我,但我们不能成为朋友。”

“好吧,小天。”石中玉耸耸肩。

她这个人就这样好。不管是找靠山,还是攀大树,她不放过机会,但她从不强求,人家愿意自然好,如果不愿意,她不会死缠烂打。对夏世雄就是如此,之前几个月,她很多次在德庆居见到过夏老,但因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拒绝感,她从没上前搭讪过。

只是,她这一句“小天”,叫得少年一愣,好像很意外。但是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好奇似的,歪着头,看着石中玉玲珑的侧脸,不禁出神。

石中玉没有发觉,心想这棵小树只怕靠不上,但能混个熟悉,因而也不在多话,只盯着不远处紧闭的房门。

没有惨叫声传出,证明麻药有效吧。再看屈忽昀等人,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没一个有心情回去吃晚饭的。其余不相干的人,倒是走了个干净。所谓人情冷暖,有暖就应该珍惜,冷的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她不说话,名叫长天的少年也不说话,但这沉默却并不尴尬,反而令人有点安心似的。好不容易,房门打开了,才神医一脸疲惫地走出来。

“怎么样?”石中玉蹭的一下窜了过去,没想过自己能这么快的,居然把距离房门稍近的屈忽昀等人挤在了后面。

“锯断了腿,处理了伤口,稳住了他的心脉,暂时算没事了。”才神医叹了口气,“不过毕竟他没有武功底子,我来得又晚了些……我已经告诉她老婆要注意些什么,且看他熬不熬得过这三天吧。”

………………………………………………

………………………………………………

………………66有话要说……………………

有可爱的读者大人猜这少年是皇帝,可是恪恪已经20多了,他爹肯定是大叔,甚至大爷了呀。

呵呵。

感谢大家支持,仍然还在第一,虽然艰难,但尽到最大努力吧。当然,要靠大家帮助。66感谢大家在书评区鸣不平,并声言支持,也不介意有人到书评废话连篇。

66只好好写,出好剧情,好人物,不让大家白支持我一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