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二十五章 十指交缠

荒院的火,虽不及久思院那种要被吞没之势,但也熊熊燃烧,眼看就要房倒屋塌。

石中玉自认并不是个见义勇为的人,但她和普通人一样,有着基本的善良,要她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烧死而不施以援手,她也做不出来。

可那个人是吓傻了吗?为什么不动?是跑回久思院那边叫人,还是她自己去救?不到一秒种的发愣时间,她脑海里滚过好几个念头。而她才要张口喊叫,那人却转过头来。

火光,映照着他美丽而冷酷的脸。那每每看到,就让人心尖紧缩的眼睛里,盛满了灰烬一样的寂寞,还有……恐惧与倔强混杂的东西,令慕容恪像一头困在陷阱里的猛兽一样,身上充满着力量,却又被捆绑着,无处着落,可怕又可怜。

石中玉被镇住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遍寻不到的裕王殿下居然会出现在这个燃烧的荒院里。看他的样子也不像要自杀,那他为什么不逃?却好像是在和这大火对峙,看最后谁获得胜利一样。

最后她觉得,所谓妖孽,就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物种。倒霉的是,她在看到慕容恪时,慕容恪也看看到她了。这时,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开溜了。否则若慕容恪走出来,她就有了很大的罪过。而在她看来,那个死妖孽想走出来轻而易举,只是他似乎别着劲儿,不愿意这么做。

“殿下,快出来!危险!”她喊着,拼命招手。虽然不知道没什么用,可还是做了。

果然,慕容恪理也不理,嘴角微翘,隐现出若有若无的讥讽笑意。诱人,但是可恶。

太变态了!

石中玉几度想拔脚就走,可最后却一跺脚,拼着命冲入还算不得火海,但也差不太多的荒院中。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也顾不得什么地位,更顾不得什么男女尊卑,上前一把拉住慕容恪的手,二话不说,扯着他就往外跑。

慕容恪很被动,他并没有反抗,几乎机械的被石中玉强行拉着,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像是在极度的紧绷中突然放松了,又像是在死亡面前等了很久,终于盼到了曙光,一时之间居然有点微微的幸福,还有……想要报复的快感。

如果那时候……他也能盼望到的话……

第一次,他向天庭祈祷,如果有人可以出现在他面前,他要用一生报答,永远也不背叛离弃。可是,没有。第二次,他向地狱发誓,如果有人站在他身边,他愿意把生命和灵魂都献给那个人。可是,还是没有。而如今,他已经没有感恩的心了,却只想让拉住他的人好看。只是他不明白,如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为什么眼前的人,只是个低级家丁?

这到底算什么?!

啪的一声,回廊上的粱柱断裂,向两人砸了下来。石中玉尽管机灵,但没有练过武功的身体无法快速反应。本能中,慕容恪挥掌横推,那着火的断木立即折断,向两边飞去。可飞溅的火星吓到了石中玉。以致她逃出荒院时,只知道自己的手和慕容恪的手十指交缠,却不记得是谁把谁拖出来的了。

反正,最开始她是救人者,应该算是主动方。

“殿下,殿下……您没事吧?”石玉玉挣了两下,手还是没能放开。

“你很忠心呀。”慕容恪笑得冷森森的。

这在石中玉看来,根本不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倒像是怪她打扰他欣赏火焰之美似的。

她讪笑两声,却不敢回话。这位裕王殿下惯会鸡蛋里挑骨头,少说少错,宁愿装傻,也不能让他逮到机会借题发挥。只不过,为什么他还不放开她的手?!

慕容恪发现了她的挣扎,把两人相牵的手举高,一根根把手指拔出来,好像刚才都镶嵌得死死的一样。

他的手相当漂亮,大而修长,微微的干燥温暖,若用平常的形容,说手指像玉雕的,虽然贴切,却显得有些脆弱了,总之他的手很有力,很完美,是可以去当手模了。可他的动作总带着那么点暧昧,令石中玉突然脸红起来。

淡定!淡定!你现在是男人!不,是男童。不过握个手而已,怎么能这么扭捏?她不断进行自我心理疏导,可根本不太管用,心脏的跳速自从上去,就再没下来。

还好,这时有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从久居院相反的方向跑了过来,直接扑倒在慕容恪脚下。

“殿下,老奴有罪,请殿下责罚。”却是夏世雄。

石中玉连忙借机闪到一边去,只见慕容恪的面色立即恢复常态,傲慢中带点玩世不恭,“夏公公,后日本王就要出征,府里的事,都是赵氏在管。你先起来吧。”那意思,是要夏世雄向赵碧凡请罪。

“是。”夏世雄应着,但奋力撑了几下,都没站起来。

慕容恪拿眼角光瞄了石中玉一眼,石中玉立即机灵的上前,扶住夏世雄。离得近了,一股浓烈的酒气差点熏得她倒仰。

这是喝了多少哇,这位老爷子。

“殿下,水火无情,您回吧。”夏世雄站直后便劝道。

慕容恪“嗯”了声,深深看了石中玉一眼,转身离开。但他没有往人多的那个方向走,而是绕过荒院。因他用了轻功,整个人有如夜之枭鸟,神秘而优雅的消失在黑暗中。

夏世雄看到慕容恪的身影消失,才喃喃苦笑,“殿下,您就忘记那个日子吧。老奴……老奴记得就好。”说完,突然意识到什么,不禁瞪了石中玉一眼。

他是真的醉了,不然以他的警惕,怎么会忽略身边有人?而一个老而昏庸的太监,目光却如此凌厉清澈,吓了石中玉一跳,连忙陪笑。

“夏老,您……我……兰大管事要我来接您。”

“怎么和裕王撞上的?”夏世雄眯起了眼,藏起那骇人的精光。

夏世雄是看到慕容恪与她十指相连的场面了,只怕误会了什么。但她根本不介意误会,因为她并不想升职加薪,只希望能平安做满这五年而已,所以干脆忽略掉这一点,脑筋转了几转说,“裕王殿下前来观看火势,看到已经控制,就要离开。正好小的来接夏老,裕王殿下叫住小的,问了几句火情。”

夏世雄满意地点点头。

是个机灵的,知道有的话不该说,比如说荒院火中,裕王殿下徘徊不去的话。他认识石中玉,因为在招家丁时为他说过话,又在德庆居茶馆听书时见到过好几次。这孩子,大约是想巴上他,在府里立足。只是殿下已经不再相信他,他心灰意冷,不愿意再掺和任何事了,所以装作不知。不过这孩子倒也知机,看到他明显的拒绝之意,从不上前讨厌。

知进退,有分寸,关键时刻不糊涂,放得开,是个不错的孩子。今天相遇,是赶巧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他问。

“小的石中玉,在二门上听使唤。”石中玉不卑不亢地答。

“好,快扶我过去。”夏世雄把这个已经遗忘的名字在心中记忆一下,就吩咐道。

石中玉扶着夏世雄到达火灾现场时,久思院的大火已经完全被控制了。后来又足折腾了多半宿,天蒙蒙亮时,火势才全部扑灭。

虽然没做什么体力活,但石中玉还是累得够呛。好在参与救火的人都被特许放假一天,回去睡觉了。在大白天里,石中玉不敢大模大样睡在家丁三号院,而是跑到了兰望家。当然,出府门时很费了一番周折,不仅被强令封口,还限制出入。若不是她本来就在二门上当差,根本出不了府。

其实,她觉得王府所为很是掩耳盗铃。昨天晚上的大火,把整个久思院都毁了,王府外的人怎么会没有知觉?捂着盖着,不开放消息,最是滋生八卦的温床。

直到晚饭时分,兰望才疲惫的回来,兰望家的也跟在他后面。

“姐夫,情况怎么样?”看兰望家的和兰妹侍候兰望稍事梳洗后,石中玉急切地问。

“久思院是整个毁了。”兰望神态平静,“还好除了旁边的荒院,别处没有太大损失。而且殿下就要出征北边,有足够的时间把久思院重新盖起来。”

“得多少钱啊这是。”石中玉肉疼地道。这些统治阶级太可恶了,要知道世上有很多人吃不饱呢。

“王府的建筑都是用的上等的木料和石料,工匠和雕匠也是一流的,确实需要一大笔的银子。”兰望仍然波澜不惊的样子,“还好,久思院从来不放贵重的古董宝贝,名书孤本也放在花园那边的书房里。”

“这是什么情况?”石中玉不禁好奇。

久思院是慕容恪的正院,有好东西,应该放在那里吧?何必把藏宝阁和书房建在别处。

“你不知道咱们这位裕王殿下经常会放火玩乐吗?”兰望家的直言道。

石中玉非常惊讶!

居然这么变态的,胡作非为就算了,敢情没事还在家放火玩啊。慕容恪到底怎么回事?他心里住着个儿童,还是住着个魔鬼?可是,一想到昨晚他那满眼寂寞的死灰,又觉得他这样做是有原由的。难道,自己被他外貌所迷,情不自禁为他开脱了?

………………………………………………

………………………………………………

………………66有话要说…………………

再度求粉红票,因为又有一本书一夜之间窜上来了。

PK票,大家量力就好。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