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八章 杯具的月钱

“我爹,在另一个世界。”石中玉突然就流下泪来,却又努力微笑着,“从前我在他身边的时候,我也是被捧在掌心的阔小……阔少爷呢。”

“你……你……别难过。”屈忽昀笨拙地安慰。

石中玉却狠狠抹掉了眼泪,“好汉不提当年勇,到哪儿就说哪儿的事。不过我会努力,一定重新过回阔少爷的生活!”

“唉,你的工钱省着点花,过几年也要娶媳妇的。”屈忽昀苦口婆心地说。

“钱不是靠存的,要靠赚。”石中玉站了起来,突然觉得她应该很认真努力地活下去,就像她死去的“哥哥”所期望的那样。

她相信,以她现代的头脑,一定会找到赚钱的好办法。至于这份家丁的薪水,不如就用了吧。不对自已好一点,怎么有精神斗争啊。

还有,她得再拉拢几个人。毕竟靠山什么的,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但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她还懂。如果能交几个好朋友,在真正的危险到来时,不敢奢望能得到帮助,至少有人能帮她通风报信,或者传到外面好事者的耳朵里也是好的。

如今这种情况,她必须发挥鸡蛋碰石头的泼皮精神,撼不动你,也要洒你一身蛋黄!

“蛐蛐来,我们商量个章程。”她重新又蹲下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她过得踏实多了,再也没有饿饭,因为她和屈忽昀利用暗号联络,总能够保证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由后者帮她完成一些她在体力上无法完成的工作。同时,她还成功地拉拢了两个人过来。

一个是牛蛮,她叫人家馒头。别的孩子以为牛蛮傻,总要占他点小便宜,只有她看出这孩子只是厚道,于是出头打抱不平几次,为此差点挨揍。牛蛮出手相救后,两人就成了战友,之后她又教了牛蛮正确的抢食方法,牛蛮就把她当成大哥看了。

“第一轮不要把碗装满。”她贼兮兮地说,“只装半碗。”

“不装满的话,很多时候抢不上第二轮呀,那我不是更饿?”牛蛮不明就理。

“笨死了。”她点点牛蛮的脑门,偷偷把军训时的经验传授,“饭少,就吃得快,盛饭的频率也就加高一倍。当你吃完那半碗,别人却还在吃,此时你去抢第二轮,包管没人跟你争。那时你再满满来一大碗,可不就吃掉一碗半了吗?总比你先头盛得多,却往往只来及吃一轮要强吧?你自已算,吃一碗半好,还是一碗好。”

“一碗半好。”牛蛮算数不错,咧着嘴冲她笑,大大的牛眼满是喜爱之情。

石中玉暗中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算是收服一个。

另一个叫康涵柏,爹曾经是秀才,但早死了,家道中落,不得不卖身为奴。这孩子总觉得自已辱没了斯文,做人家奴仆就算了,可身为秀才之子却不识得几个字,叫他实在惭愧。

拉拢他,石中玉没费任何力气。当他看到石中玉教屈忽昀识字时,先是偷师学艺,后来就自动自觉的就表示了归顺。石中玉喜欢他吹树叶和竹哨子都能吹出好听的曲调,索性就收了这个小弟。

男生们,向来喜欢拉帮结派的,好像这是男人天生的地盘本能,所以古惑仔系列电影才会这么红。于是在小家丁们的世界里,十一个人也分成两派。

一派以石中玉为首,团员是屈忽昀、牛蛮和康涵柏。

另一派以王老十为首,张秀才为副,团员多达五人。

虽然石中玉这派的人少,康涵柏的战斗力打折,她自已则是根本没有,但谁让排名第一第二的大力士在她手里呢?不管在哪个时空,不管在哪个朝代,竞争最激烈的是什么?人才啊!

偶尔的,两派人马会打一架,但不管有多鼻青脸肿,双方都不会对外说出去,因为知道让范管事知道,大家都要倒霉。一切,只在地下进行。当有一天,石中玉也受了点小伤时,让她很有了点“浩南哥”的感觉。

在少年们胡闹似的争斗和石中玉对魏锁日夜提防,然而后者毫无动静的日子里,时间就这么忽悠悠的过了一个月,终于到了发月钱和传说中的休息日。

大家这个欢欣雀跃啊,跟过年似的。可是,当那幸福的一刻真正到来,每个人都发现自已的月钱被扣掉不少。王老十所得最多,也不过是半吊多点。石中玉就不用提了,钱少到令她以为是范管事好心帮她把血汗钱存进了钱庄,现在只是给她点利息。

“才五文钱?”她看着躺在掌心中的几枚铜板,讶然道。

在这个异世界的大燕国,一两银子可以换十吊钱,一吊钱是一百个铜板,串在一起很压手的,足有一斤重。可是现在……五枚陈旧的铜钱映着她开始有点劳作痕迹的白嫩掌心,显得可怜巴巴的,又似乎对她无情的嘲笑。

“给你五文就不错了。”范通冷哼,“你这一个月摔了多少东西,没让你倒赔都是王府仁慈。”

“我只洒过一回泔水和两回马粪,那个也值这么多钱吗?”石中玉气不打一处来。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这五文钱是她累死累活干了一个月的月钱,不是什么利息。

“王府的马桶都比你家的饭锅金贵,赔多赔少是我说了算。你有意见?”范通斜瞪了石中玉一眼,见她气得小脸通红,黑褐色的铜钱衬得她小手白生生的,别有一番可爱,不由得又上下打量了她半晌。

那目光令石中玉好像掉进了毛毛虫堆,不禁往屈忽昀身后躲了躲。

不气不气!就当把月钱捐给这个大饭桶买棺材好了。她暗中对自已说。顺便,还在心里问候了一遍范家的女性亲属,上到八十岁,下至八岁的全没有放过,这才压下这口气。

克扣月钱,这事常有,可这也太离谱了吧?现在的她比被欠薪的农民工还惨,因为她连去劳动局说理的机会也没有!

“那我呢?”屈忽昀看着手里的三分之一吊钱,都快哭了。他的秀才闺女啊,眼见着就离得越来越远了。

“你嗓门太大。”范通白眼儿一翻,“上回你在花圃那边嚷嚷,吓坏了王爷的四大贴身侍婢!”

屈忽昀哑口无言,不是没理,而是实在想不到范通如此无赖。还外院管事?呸!

“我呢?”牛蛮伸出手。还好,他的钱不到半吊,可也差不多了。

“你个吃货,还敢过来问!”范通骂道,“没事长这么大个子,喘气也比别人多喘两口,挡院子里的太阳就算了,现在还给我挡风!”

“我是吃得少、干得多吧。”康涵柏义愤填膺地道。

“你长得丑,丢了王府的脸面。”范通这回还人身攻击了。

“我的怎么说?”以王老十为首的人,等石派人员尽遭羞辱后,也终于上场。他们采取围攻制,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了起来。

范通大怒,猛甩着袖子道,“我就是看你们不顺眼,所以这钱就扣了!不服的,都给我闹腾一下看看!不扒了你们的皮!这儿是哪儿?裕王府,就算打死你们,你们的爹娘还得来谢恩呢,由不得你们这群下贱东西吆五喝六!”

毕竟全是半大孩子,地位又低,此时被范通一吓唬,虽然还很愤怒,却没了反抗的勇气。

范通轻蔑地又哼了声,“老老实实的,还有口饭吃,不然让你们尝尝好果子!今天放你们一天假,要回家就赶紧,明天一早必须回来,不然就家法处置!”

“走走,快点回家,不是说好午时初在东城的吉顺大街见吗?”范通一走,石中玉就催促她那三名手下。

“还去啊。”屈忽昀苦着脸。

“当然去!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石中玉情绪高昂,“一个月才休息这么一天,不痛痛快快的玩乐一番,怎么对得起大好年华。”

“这叫荒废年华吧?”康涵柏小心的咕哝着,看到石中玉的眼刀飞过来,赶紧又补充,“享乐是要花费的,咱们……”他看了看手中那少于半吊的钱。

“我的钱不能花,已经少了这么多,回去我奶奶会揍我的!”牛蛮露出恐惧的神色,“幸好修道场的钱下个月会一起给,能补上这个月的亏空。”

傻小子,范通摆明是克扣大家了,下个月的钱仍然会少。只是今日不烦明目事,且看馒头这样高大了,他奶奶得什么形象才能把他吓成这样?

石中玉积极脑补,手上却挥挥,“说好了我请客的,不会让你们破费。”

“你用五文钱请我们吃什么?”屈忽昀的眼,瞪得比牛蛮还大。

“少不了你的吃喝玩乐就是了,山人自有妙计。”石中玉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杆。

其他孩子全是有家的,所以卖身银子早就被家人领走了。而她的,却一直藏在身上,外加她那一吊,不,是八十几文钱,都揣在腰里呢。

卖身银子她不想动,打算一会儿找家钱庄存上,其余的,她想请小兄弟们吃点好的,再看场大戏,高高兴兴玩上一天。

当领导的,就得随时犒赏手下才行,这是联络彼此感情的好时机,古今一理。当然她也不能坐吃山空,既然她的月钱以后也指望不上,她就需要着看看府外有什么赚钱的好道儿。

于是,打发走屈忽昀等人后,她先逛到了东城。

……………………………………………………

……………………………………………………

……………………66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点击,推荐,还有可爱又可爱的长评,令66爬上了新书榜的第一位。不过,这种日子还得过一个月哪,请大家继续支持。

大家猜猜,明天,咱家小玉会遇到谁?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