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七章 裕王的负面传言

男生宿舍、尤其八人间或者以上的那种,对正常人来说是地狱般的存在。当男生们挥汗如雨的回来,也不洗洗就死狗一样把自已扔到床上,那么多双鞋袜一起散发着某种类似于臭掉的咸鱼的味道……

身处其中,简直生不如死。何况,还要长年住在一起?

所以,石中玉第一天和这群臭小子住大通铺就发誓:要尽快想办法弄一个单间住。至少也得是少于四个人的,不然她早晚得给熏死。她好心提醒他们洗洗再睡吧,还被全体鄙视,关于她是娘娘腔、兔儿相公的讽刺嘲笑更是片刻不歇。

娘的,老子就是女人好不好?一群有眼不识金香玉的家伙!

等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挨着她,就好像被她碰一下就会变成太监似的。她要有那本事早吃香喝辣的去了,居然能自动给人无痛净身,那是多么高超的异能啊,还会像现在这样当人家的奴仆吗?

其实她一直发愁晚上怎么和十名少年“同床”而不会被发觉,没想到根本不成为问题。她独占炕头一侧,就连对她很友好的屈忽昀,也只是睡在她隔壁,中间空了三个人的位置,还用几个枕头划出界限,真是让她睡得太宽敞了。

对横七竖八的少年半裸体(全体只着亵裤),她倒没什么反应。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古代姑娘,前世在天气最热的时候,游泳池跟下饺子一样,放眼过去,一片白花花。有次事故,她还看到了很多中段的白花花,照样脸不变色心不跳,对着这群半大小子,就更没关系。

“我告诉你们。”她穿着长袖的中衣中裤,叉腰站在炕头宣布,“你们都嫌这边不通风,可是到冬天时,炕头最暖和,最好谁也别和我抢。不然……”她威胁性的哼了声,“我就钻谁的被窝!”

十名少年同时变了脸色,转过身去,睡觉。

石中玉邪恶的笑。

好不容易有重生的机会,做不到人见人爱就罢了,还要弄得自已人见人厌,简直极品!

加上她共十一个低级小家丁经过了三天的岗前培训,第四天就开始了正常的工作。这几天她不敢放松警惕,用削尖的竹片做了竹刀放在身上,万一有躲不过的祸事就只好拼小命了。

至于后果,她知道承担不起,可是该守卫的,她绝对不会放弃。有时候,退一步是海阔天空,可有时候,退一步却是万丈深渊。她知道这不是好办法,但她实在找不到人帮助。

靠山这种东西,需要机会、需要时间、需要运气才找得到。

不过奇怪的是,不知是否魏锁忘记了当时发生的事,居然没来找她的麻烦,倒是外院管事范通总看她不顺眼似的。对她随意喝骂不说,还总派她干脏活儿累活儿。后来她打听到,范通虽然只比魏锁小五岁,却是魏大管家的亲外甥。

自已不动手,授意亲戚走狗折磨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而低级家丁没有定岗定编,属于王府里的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打扫院子这种轻松活儿是轮不上她的,倒是清理牲口棚、刷洗上级家丁的马桶、到厨房倒泔水这些活,必是她做。

她个子小、力气差、做粗活重活很吃力,可完不成就罚饿饭,几天下来熬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知道这身子正在发育,如果成长不好,将来说不定影响嫁人的,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蛐蛐,想不想多赚钱?”石中玉蹲在台阶上咬草根。难得休息,可她饿得两眼发花,都吃草了,多可怜哪。不过想想留在外面被追杀更可怜,还是先忍耐着吧。

屈忽昀咽了咽口水,又左右看了看,随后从怀里拿出一个菜包子来,“拿着吧,偷偷留给我你的。你也真是的,倒个泔水桶而已,你也倒洒了,结果大家吃中饭,就你一个人清洗院子。”

石中玉不说话,因为嘴里塞满了食物。不过那也就是一会儿的工夫,片刻后,包子无影无踪。可她却感觉肚子是个无底洞,根本连一层也没铺上,更不用说填满了。

“不多拿几个。”她抱怨。

屈忽昀瞪大眼睛,“还给我嫌!你不知道范管事说不许给你留饭吗?我冒多大风险哪。”

“谢谢你。”石中玉笑。

屈忽昀又觉得那笑容有些烫眼,哼着道,“下回你干活小心点不就得了。”

“废话,难者不会,会者不难。我力气这样小,怎么搬得动那么大桶的东西,挪了好久才出了厨房后门的。”石中玉叹了口气,又瞄了屈忽昀一眼。

这小子十四岁,却冒充十三,身高足有一七五以上了,看着不胖,可力气很大。这回选的新家丁除她之外,全是身体强壮的少年。牛蛮力气最大,虽然也是十三岁,身高却有一米九多了,石中玉曾怀疑他有巨人症,吃得一个人顶三个,干得也是一个人顶三个。而屈忽昀,在力气上能排第二。

“你得罪范管事了吧?”连这淳朴的小子都看出来了,可见石中玉的现状有多惨。

她耸耸肩,也不正面回答,只是再问,“你到底想不想多赚钱?”

“那怎么不想?”屈忽昀笑说,“可是现在在王府做家丁,我赚得已经是我们家最多的了。”

他说得颇为自豪,石中玉笑着以胳膊肘拐了下他的肋骨,“娶秀才的闺女,那聘礼可非比寻常啊,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更多赚些才是。”

屈忽昀红了脸,嗫嚅道,“你可是说,去后园的工地上搬石头?可是……范管事已经派了牛蛮去,他力气最大嘛。听说哦,裕王殿下……”说到这儿,屈忽昀突然压低声音,“他在酒筵上调戏宗室贵妇,被皇上勒令在家修行,不许出门。后园那道场,就是给王爷修的。”

石中玉正在继续啃草根,听这话差点咬了舌头,“你打哪儿听来的,可别乱说,不然会被打板子的。记着,在王府里不要传闲话,听到没儿?”谁说男生不八卦?看在那个菜包子的份儿上,她免费奉送金玉良言。

在这种深似海的豪门里,少说话、装傻、不引人注目,是三大生存法门,这是多少穿越小说总结和验证过的。

“我就是跟你说了,别人都没提。”看到石中玉神色严肃,屈忽昀突然紧张。明明这个丫头似的小子比他年纪小、力气小,可有时候,却让他隐隐有些想服从她的感觉。

“但是……”石中玉话题一转,“你说的是真的吗?”

看到石中玉的八卦目光闪烁,屈忽昀感觉很有知情者的优越感,低声道,“我是无意中偷听到范管事和一个高级家丁说悄悄话,这才知道的。应该……假不了。不过你别笑我哦,我不是有意的。”

“以后有这种话一定要偷听,别被人发现才好。”石中玉嘱咐屈忽昀,半点没想到,她是在教坏小孩子,“大宅门里生存,虽然不要瞎掺和事,可也不能消息闭塞。不然,不真成傻瓜了吗?”

屈忽昀点头,却又怀疑的看了石中玉一眼,“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是不是在富人家里做过事呀?”

“小爷我生来就是侍候人的吗?”石中玉瞪了屈忽昀一眼,“我是识得很多字,看了很多书,自然就明白了很多事。知识就是力量,懂吗?”

屈忽昀眼睛一亮,“你能教我识字吗?我……我只认得自已的名字。”

石中玉笑起来,鬼头鬼脑地说,“是为了配得上秀才闺女吧?没问题,咱们好朋友嘛。不过我就是好奇……你说这裕王殿下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要女人有女人,怎么行事就这么不着调呢?打死国丈,调戏宗室贵妇,亏他干得出来,皇上还纵着他,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石中玉抓着下巴,脑补着《红楼梦》里呆霸王薛蟠的形象。嗯,应该差不离就是这样的。

“我哪儿知道?我又没见过。反正听说后园工地上赏钱可多了,因为要尽早完成,还不能有半点马虎不舒适的地方。王爷挑剔着呢,又是奉旨修行,可惜我去不了。”

总之,至今为止,关于裕王殿下的传言全是负面的。

而一提到钱,石中玉这才想起正事来,咳嗽了下,以同样的低声道,“我说的赚钱机会不是指那个。而是,你偷偷帮我做事,我回头把月钱分给你一部分。”

屈忽昀一愣,“我不是不想帮你啦,是范管事盯着,我怕惹麻烦。再说,就算我帮你,怎么可以要你的钱,我们不是朋友吗?你教我识字,也不要我束修银子吧。”

听他这么说,石中玉突然有点惭愧。在现代生活久了,倒忘记古代人身上有一些品质,在现代人身上完全退化了。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对面前的少年有所报答。说到底,他对她真的很善意。

“那好吧,朋友间,不讲钱。”她笑眯眯的,“不如我们等放假的时候,就拿这钱出去大吃一顿。府里的饭菜虽然也不错,毕竟不精致。”

“你出身富贵人家吗?你爹娘……”屈忽昀吞吞吐吐地问。

……………………………………………………

……………………………………………………

……………………66有话要说…………………

大人们,周一了,冲榜的关键时刻,大家点击,推荐,尽量扔过来吧。

还有,但凡你发500字以上的评,记得全放在长评的选项里,千万记得啊,那也是有积分,能帮我冲榜的。

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