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六十一章 公开露面

第六十一章公开露面

当大门被无情的推开,叶仲普带着一众丫头婆子和刘姨娘闯进来的时候,石中玉的房间内传来“惊慌失措”的哎哟声,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

接着,石中玉花容惨淡,在大满的搀扶下,披着长发和斗篷,抱着伤臂,走出屋门。一众丫环婆子也都像是从被窝里才爬起来的,有的婆子还光着脚,丫鬟们鬓发凌乱。

“出了什么事?”石中玉问。

叶仲普见她在这种时候都不肯叫一声爹,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跳。

一切,他计划得很好。至少他以为是这样,这么多天留意着明闻,他坚信明闻根本没有注意到海龙帮的行动。当大火烧起来,映红了半边天的时候,他还隐约中有些得意,以为终于在那对嫡子女回来后,扳回了一城。哪想到伍先生来报,东大角安然无恙,明识的西大角却烧得片瓦不留。

这说明什么?说明明闻和明玉有人帮助,得了消息后,狠狠的摆了他一道是谁在帮他们,他不知道,他只是在痛心愤怒之后,立即想到,这损失得让明闻来承担,他必须反咬一口,不能在损失了生意和财务的同时,还要失掉人脉。

“和三少斗在明面儿上,是两败俱伤啊。”伍先生提醒他。

他当然明白,可是他骑虎难下,若不反扑,就等于一败涂地了。明闻和明玉折腾了这几个月,一个从外事入手,一个从夫人小姐们那入手,叶氏族老本来就开始对明闻另眼相看,这件事后,他们肯定再不会给明识机会,若再牵连出他,料想不出一年,明闻就能事实上接管叶家。

石氏所出的这对兄妹,以前又温又钝,他从来不放在眼里,可经过那次海难,却锋利得像杀人不见血的刀。他不是没有抵抗,他在叶家深厚的基础和人脉,但结果他发现,他居然面对不了那刀锋,他花了半辈子辛苦建立起来的华厦,脆弱到在半年内就岌岌危矣。

只要栽赃成嫡子妒忌庶长子受重视,因而放了这把火,那么局势还是会反转过来的。总而言之,谁放的火,谁就会被叶家彻底抛弃至于底下的手段……海龙帮好打发,其他明的、暗的线,金敬仕的人会帮他。

想到这儿,叶明闻使了个眼色。

刘姨娘连忙上前,对丫头婆子们一伸手,“去看看六小姐的屋子。”这刘姨娘是叶仲普的另一个宠妾,不过段位比姜姨娘差远了。姜姨娘晚上要做坏事,特意哄着叶仲普到了刘姨娘那儿歇着。这刘姨娘自以为得了威风,有点趾高气扬。

哼,叶仲普好歹还要脸,没让男仆和家丁进寒山园的内院。石中玉想着,上前一步,拦住如狼似虎的丫头婆子们,眼神轻蔑地看着这些狗仗人势的家伙,话却是对大寒小寒说。

“谁敢近一步,给我往死里打”

叶仲普气得差点暴血管,没想到都这个情形了,这死丫头还这么硬气,“我发的话,谁敢违背不成?”他气咻咻地叫,“在这府里,还轮不到你说话的份儿呢。倘若忤逆,就罚你到家庙里好好修身养性,学学为人子女之道。”

“这倒奇怪了。”石中玉不闪不避,“叶家家大业大,百年望族,讲究的是一个规矩。身为人父的,天还没亮就搜带人女儿的卧房,可有什么天大的道理?”

叶仲普如何不知道这事做得不地道,可他没有时间犹豫。他听报码头那边有过很激烈的打斗,怀疑海龙帮的人和明闻动过手。他才又去过石泉居,又发现明闻并不在那里,于是他更加断定明闻可能出了状况,极可能是藏在寒山园。这是绝好的栽赃机会,他不能放过。

黑灯瞎火的,明闻跑到码头那边去,当然是去误导海龙帮烧掉西大角。但在他有心的布置下,明闻就是西大角大火的主使者。不然,为什么明闻不好好待在家里?

若逮到明闻的把柄,就能让明闻有若说不出,他要么自认倒霉,要么就得解释,为什么明知道有大火却不阻止?为一己之私,损害家族利益,也是叶氏宗族也不容的。

“你哥可能闯了祸。”叶仲普阴下脸,“但他毕竟是我亲子,我会帮他的平息。”

石中玉不怒反笑,“这话更奇怪。首先我哥是谦谦君子,叶家的后辈人中没人比得上他行为端正,他是连朝廷都下旨褒奖的人,怎么会闯祸?而且闯了祸还逃了?其次,他就算逃,又怎么会深更半夜到亲妹子的院子,还进了闺房。您可能做得出这事,我哥断不会。说起来,这算不算坏竹出好笋?”

叶仲普大怒,恨不得上前把这女儿掐死。可大寒小寒两个丫头像门神一样站在石中玉的身后,他不敢妄动,只咬牙道,“在与不在,让你刘姨娘看看便知。都是女人,又能如何?”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石中玉扬着下巴道,“今天我若让人搜了我的闺房,明天就有人不知编排出什么来。所以,我-不-许”

她的房间里当然没有叶明闻,不过他要给哥哥争取时间,所以在这儿瞎折腾。而她越不让人搜,叶仲普就越怀疑。

刘姨娘在一边看到局势僵住了,一门心思想立功,在叶促普面前挣脸,于是走上前,拉了石中玉的手,笑道,“亲父女两个,何必这么急赤白脸的?我说六姑娘,你就让姨娘看看你的屋子呗。老爷原也不是怀疑你,不过有小人进谗言,如果不让大家心明眼亮,说腌臜话的人才多呢。说起来,老爷这是疼你,堵了那些人的嘴。你人小,可不懂得这里边的弯弯绕儿。”

啪地一声脆响,刘姨娘的话嘎然而止。她捂着脸站在当地,眼前全是金色小星星,过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挨了叶六小姐狠狠的一记耳光。

“你……你打我?”她瞪起眼睛,面色狰狞,简直难以相信。

这是那个窝囊胆小,病病歪歪的叶六吗?就算听说她病好之后像换个人似的,可哪想到会这么厉害。不,简直是凶

“打的就是你。”石中玉微微冷笑,如果不是用左手,她还能打得更大力。正好,现在别的院子的丫头婆子多,她才好杀鸡给猴看,好好想泼辣一次,刘姨娘偏巧就送上门了。

“你是什么东西”她朗声道,气势逼人,手指着叶仲普,“你不过是那个人的玩物,也敢用你的手来碰我大满”

大满应了声,怀抱着石氏的牌位走了过来。

“我娘的牌位在此,还不给我跪下”石中玉喝道,“在我娘面前,还有你站的地方吗?”

上回,叶明闻为石氏挣了诰命,还重新隆重的办了丧仪,现在就算是叶仲普,在追封了五品宜人的石氏面前,也得低头。她早知道仅凭自己挡不住人,若真用了大寒小寒又怕站不住理儿,只有请已故石夫人了。

刘姨娘一见,立即跪了下去。

那众丫头婆子也跟着跪。她们今天是看明白了,今后绝不能惹六小姐,简直疯了,连老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