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四十六章 圣旨到

第四十六章圣旨到

若不是陵王提醒,叶明闻肯定得陷在里面,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压死他,而且没地儿说理去。他不要?好啊,逃婚就是,那就等于被开除出叶家,还得把石中玉独自扔在这吃人的深宅大院里。那时,叶仲普就拔了这颗眼中钉,肉中刺。

屈服?那就更好了。等成了亲,找人泄了这权家小姐的底细,叶仲普顶多就落个“没有查实”的过错,再做场戏,假罚一下姜姨娘,真正丢的是叶明闻的脸面。就算休了权家小姐又如何?叶明闻就不用想接手叶家了。叶家的家主是不能有污点的,就连叶仲普也是在稳稳坐上家主之位后,有些事才敢做。再过个十年八载,他们兄妹折腾出的动静小了,还不随人怎么欺侮?

总之,一件婚事却一箭双雕,两边堵住叶明闻和石中玉的去路,实在轻巧得很。

听石中玉把权家小姐的真实情况合盘托出,又毫不留情的揭露了叶仲普和姜姨娘的阴谋打算,那二位面色铁青,实在精彩。

“那又如何?媒人已经走了,就算这事情和想象有出入,可这婚事势在必行,不然,叶家岂非言而无信?”姜姨娘强辩,“再说毕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石中玉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出来。

这姜姨娘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吗?只会说这八个字。真正若反抗,尤其在大燕这种风气开放的年代,孝之一字虽大,在父母这么不讲理的情况下,也有情可原。

还是老叶够光棍,被人揭了底,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媒人走了又如何?这事捅到族老那里去,婚事就成不了。明摆着被骗的,怎么还可能把自个儿的脑袋伸进套里?说到底,老叶的一番心思被戳破后,就再也形不成威胁,若他非要强买强卖,他们兄妹拼着大闹一场,到头来吃亏的是他自己。

叶仲普肯定不明白,他在幕后势力的帮助下,这件事已经安排得算是天衣无缝了,怎么会被发现的。他拼着自己的脸面受损,也要陷害儿子,为什么就没成呢?

他并不知道,金敬仕势力大,但陵王殿下虽然不掌握熙海,但又是好对付的吗?

“爹不必担心,那媒婆我叫人拦着呢,还没出府。”叶明闻这时才插嘴,“亲事既没成,咱们叶家的名声不会受损。就连那权小姐是个泼的,我也已经想好办法对付,不足为虑。”

到此时,叶仲普才明白,原来他再一次被自己的儿女算计了。而且这一招只能用一次,下次再用同样手段,他的儿子会以此为把柄,让他在族老面前抬不起头来。原来,他还是低估了那逆子的能耐。下一次他会更狠些,再动手就得是绝路,若有回头的缓步,他就拿不回主动

“既然你想得这么周到,爹也不管你了。我累了,还不快走?”叶仲普神色疲倦,但并没有流露出愤怒。

嗬,老家伙升级了,果然逆境锻炼人哪。

石中玉恶劣地想,瞄了一眼哥哥。正巧,叶明闻也正好看来。兄妹两个眼神一对,都暗暗地道,“怎么还不来?”

正想着,就听外面有人慌张地喊道,“老爷老爷,有圣旨……圣旨到。”

“什么?”叶仲普腾地站了起来,本能的向自己的儿子望过去。

叶家远在熙海,上头还有金敬仕这把保护伞,圣旨什么的,与整个叶家一文钱的瓜葛也没有。如今突然有圣旨下,肯定是这对儿女做的妖。

“明闻,怎么回事?”他的声音都有点凄厉了。

“接了旨不就知道了。”叶明闻也站起身,掸掸衣袍的下摆。

石中玉低着头,抿着嘴乐。她这个哥哥,要论起装腔作势,其实也挺行的。

一边的姜姨娘看到叶仲普惊慌,脸都白了。她不过是在后宅兴风做浪的女人,大是大非面前就含糊了。看到她的小家子气样,石中玉更加鄙视叶仲普的眼光。她的娘,一定是很有担当的大家闺秀,不然怎么会死守着一个天大秘密,到死也没有泄露呢。

叶仲普想拉住叶明闻问,可后者却迈步走了出去,他也只好紧跟在后面,心中忐忑不安。

接圣旨,不是谁都有资格的。今天叶家三老爷不在,只有叶仲普带着嫡子女,叶二老爷带着于氏,三房只有程氏,急急忙忙来到正院前,跪倒。除了石中玉兄妹,一家子都提着心,不知是福是祸,不过等圣旨宣完,除了叶仲普外,所有人都喜气洋洋。

“明闻真是孝顺。”于氏甚至掉了眼泪,“为大燕立了这么大的功,自己还是白身,不要任何赏赐,却给大嫂求来了诰命。虽然只是个五品宜人,可也是我们叶家莫大的荣耀,祖上都没有过的。”

“就是就是。”三婶娘程氏很势利的,她敏感地觉察出大房的嫡子行情看涨,立即表现得很亲热,不像平时不远不近地总吊着,“大嫂泉下有知,也会很高兴的。说来咱们叶家家大业大,底气却总有些不足,有这么个五品诰命镇着,才有世家大族的气派。而且明闻没做官,倒也不必搅和进朝政中,多好。”

“唉,咱们明玉是个有福的,有个追封诰命的娘,身价自然水涨船高,将来不知要嫁什么样的贵婿呢。”于氏牵着石中玉的手,“只是这丫头长大后很投我的缘,我都舍不得了。”

“二婶娘不必担心。”石中玉扬着一张笑脸,“当年我哥离家匆忙,我娘七期未到,照理丧仪不算完成。他心中内疚,觉得亏欠了母亲,可忠孝两难全,为了大燕,不得不忍痛离开。皇上恩典,体谅他一片孝心,圣旨中不是说了嘛,准许他重新为我娘操办丧事,风光风光多做几场法事呢。”

“是啊,明闻和明玉两个,要正经从重新操办大嫂丧仪的日子开始守孝三年呢。”程氏脑筋转得快,解释道,“按咱们大燕律,如果早就订了亲的,三年后就能成亲。如果没订亲,孝期哪能谈婚论嫁?这不就是说,明闻和明玉这三年内不会离开叶家,就连议亲也不可能的。”

于氏一听就明白了,不禁喜悦,但立即又耷拉下来眉毛,“三年后明玉都二十了,岂不成了老姑娘?”

石中玉笑笑,根本不介意。反正她是没打算嫁人的,但该享受的“性福”也不想错过,因此早订下了“赚大钱、养面首”的目标。再说了,大燕和中国古代不同,二十岁虽然是有点老了,但这时候嫁人的也不是没有,而且并不少。

“就咱明玉这样貌、这人品、这性格、这才学,还是首富之家的诰命夫人之女,别说二十岁,就算再在娘家多待个几年,求亲的人也得把门槛踏破了。明闻就更不用急了,咱大燕二十五、六才成亲的男人不是很多?如果要早有子嗣,过了年收个通房就是了。”

“哪有媳妇还没进门,就先生个庶子的?”于氏白了程氏一眼,但后面半句却也生生咽了下去。要知道,他们的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