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四十一章 怎么遇见他

第四十一章怎么遇见他

“这丫头,肚子里都装的什么好东西,以前倒没发现。”祝氏笑道,“若早前也是这么活泼可人的性子,怎么会病得那么久,好好耽误了年华。”

“孙女正是病了这一场,想通了好多事,这才开怀起来。”石中玉清清亮亮地说,想必这些话,叶明珠会一五一十转述给她那位上不得台面的娘吧。

“四奶奶是个有大智慧的,早知道向您请教,何至于憋闷出病来,白白熬这几年。”她笑着。有心人都听得出来,她是为自己的亲娘叫屈呢。叶家正府的大房里,妾室都骑到主母的头上了,可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叶仲普是家主,既然没有损害族里的利益,也就没人过问罢了。

“你能活得明白就好。”祝氏老太太见到石中玉的小模样,心中倒有七分爱,三分怜,“以后好日子才多哪。那些笑话,你都是打哪儿听来的?”

“病中无事,看了好多话本杂记。”石中玉借机道,“其中有几个故事特别好看,回头我讲给四奶奶听听?”

“那敢情好。”于氏插嘴,“左右无事,现在说一个,让我们也沾沾四婶的光。”

做为网站编辑,石中玉看过太多的书了。想来这些内宅的妇人都喜欢悲欢离合的故事,于是讲了红楼梦,才一起头儿,就引得太太夫人们听得欲罢不能,散席的时候都不愿意走。

“这丫头真真太坏了,弄得我老婆子的一颗心就这么不上不小的吊着,哪还吃得下饭,睡得着觉?”祝氏老太太笑骂道,“可惜年下忙,等过了十五,你就到我家串门,告诉我宝玉到底怎么着了。”

石中玉应下,三婶娘程氏可不干了,“四婶您是听着了,我们可怎么办?不行,我也要和明玉去四婶家讨杯酒喝,可不许不让我进门。”

她这样一说,好几位夫人也说要同去,祝氏老太太就说,“来就来呗,一个两个的挤兑我老婆子,少不了你们吃喝,就怕你们家里都事忙,不比我一个大闲人。”

众人的笑声中,商定了正月十六溜百病那天去祝氏老太太家吃酒,然后就各自离开。

石中玉目的达到,自然十分高兴,根本不理会气得脸色发青的叶明珠。搭上了夫人和老太太们,她就能为哥哥谋出路了。有时候,很多男人们决定的事,内宅却能起到最关键的作用。

所以说知识就是力量,不会厨艺不要紧,不懂医术也不要紧,多看点书,穿越时给夫人太太们讲讲故事,是多么清闲淡雅,不着痕迹,又妥帖自然的拉近关系的方式啊。

因为上头的长辈已经去世,所以晚上各家自己吃团圆饭。石中玉不愿意看到叶仲普那张伪君子脸,也不愿意看他那么多房小妾和暂时都记不清名字面目的庶兄弟姐妹们,干脆推说头疼不去。叶明闻自然不舍得妹妹独自过除夕,就在寒山园摆了一桌,又叫丫头们全下去乐呵,自家兄妹二人,并摆上母亲的牌地位,安静地过年。

“你过了年就能随意出府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兄妹俩守岁时,叶明闻说,“我感觉老叶过些日子就会有动作,他不会容忍咱们太久的。”

“我知道,哥也提防他使阴招。”石中玉点头道。

叶明闻苦笑,“死过一次的人了,再不会像以前一样大意。不过虽然老叶不大可能在府内动手,妹妹还是开了小厨房为好,连食材也要自己人去采购。除了春芽和她娘,你这儿全是咱们自己得力的人,单开了伙,连哥哥我,偶尔也可以沾光啊。”

石中玉应下,又有点担心。她也觉得叶仲普年后会有动作,但却感觉会应在哥哥身上,她只要不行差踏错,就暂时不会有危险。还好他们还留有后手,太府都的圣旨就快到了……

想到京城,不期然的,慕容恪的面容突然浮现在心头。

今天,谁陪他过年呢?是不是妻妾满堂,围绕着他?不知道,金小姐是否怀了身孕?天各一方的两个人,好像永远不会交集似的,只盼着他能幸福,倒也没什么要求了。只是这心里刺刺的疼,好像最柔软的地方撞入了荆棘从里,不会被扎死,那痛却永远在,轻微,但却顺着神经一直到达身体的最深处。

不知是兄妹间的心灵相通还是怎么的,兄妹二人沉默一阵后,叶明闻突然说,“听说,北魏在年前突然在边界生事,而且看似图谋不小。虽然并没有实际开战,可皇上不放心,还是派了裕王去北地。北魏兵卒强悍,除了裕王,别人镇不住,若真是大年下被侵边,大家谁也过不好年了。”

石中玉表面平静,心里却突突乱跳,假装无意地说,“他……我是说裕王殿下,已经离开太府都了吗?”

“是。”

“北魏怎么就不消停点呢?虽然妒忌大燕的土地肥沃,商业发达,但不能用通商的方式互利吗?一边臣服岁贡,又三天两头撕毁协议,这哪像一国所为,简直和街市上出尔反尔的小人差不多。”

“北魏人一向如此,不讲信义的。”叶明闻喝了一口酒,也假装无意地说,“不过裕王殿下神武,他若在,北魏人未必敢轻举妄动。想当年,对北魏人来说,他可是有魔鬼之名。”

“怎么回事?”她穿越过来的时间尚短,倒没听说过这个典故。

但想来,当今皇上也够为难的。慕容恪的封地叫北元都,与北魏接壤,如果放他回到封地去,虽说震慑了北魏,却又怕他借此做大,有了龙腾之势就再控制不住。但如果把他困在太府都,北魏一折腾,就得行兵一次,不仅劳民伤财,也颇为麻烦。若调另一个很有威信的去,比如陵王,西边又没人好守。大周看似老实,却也不能掉以轻心。

大燕在皇上的以上三代,已经因宫廷斗争折腾得千疮百孔,好不容易在永隆年间恢复了民生经济,若无再一代的巩固,也难免会重回混乱。唯有熙海,一直孤悬海外,反而受到的波及不大。所以皇上以为,把熙海给了慕容恪,就是皆大欢喜吧。该享乐的享乐,该励精图治的励精图治,再往后,是谁吞并了谁,恐怕也是百年后的事,与他这代明君就没关系了。

“当年裕王还小,有一次在北地作战,遇到北魏的伏击,被大火围困,只有几名护卫保着裕王殿下逃生。”叶明闻说,“那时裕王殿下还很年轻,却重整旗鼓,施以残酷性的报复,孤军深入,差点打到北魏的都府,连屠了十数个城镇,据说沿路的大火烧了三天之久。自那后,北魏人听到裕王殿下的名字就闻风丧胆。说白了,以北魏的强悍来说,若非裕王,大燕的北疆早就不保,是他一人保着北地的平安。所以在那里,裕王声名之盛,无人能及。”

随着叶明闻的话,石中玉脑海里出现了相应的景象。人都有两面性,慕容恪如此残酷的一面,她从没有感觉到,或者在战场上和在家里,人的表现是不同的吧。不过,这也表明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