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四十章 亮相

第四十章亮相

这些衣饰,可不是姜姨娘或者老叶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人给的。但他们碍于面子,也确实叫人来给她量体裁衣,置办头面。她比“生病”前高了不少,小白兔经过放养,长势很喜人,原来的衣服全穿不了了。再看原来的首饰,竟然寒酸得很。就连她娘的首饰等物,也没找出一件值钱的,想必被姜姨娘吞了。

所以她也不客气,只要姜姨娘支了钱,让针线很好的大满帮着量了身量,自己根据大燕衣饰的特点设计,由叶明闻外出时,拿到熙海最好的成衣坊做的。那些首饰,却是叶明闻亲自挑的,品味相当好。

等她能见人了,哼哼,还要大把烧钱打扮自己呢,非让姜姨娘个贱人肉疼死不可其实将来叶家是叶明闻的,她花自个儿哥哥的钱,那贱人操的什么心?

一年当中,祭祖不止一次,但石中玉参加的,是叶氏全族人都参加的除夕大祭祖。叶氏老宅的边上,就是叶氏祠堂,从叶府边门走出,通过私巷,才能进入祠堂。大燕风气开放,祭祖时并不男女分开,只是男左女右站成两个方阵似的,中间夹道空着,只允许族长和家主走。

从内宅到祠堂实在说是有点距离的,夫人小姐们如果要靠双腿走过去,估计到地方也得断了半截气儿,所以都是坐着软轿过去。石中玉在发育期是体力劳动者,所以身子锻炼得极为结实,本想溜达过去,但怕与其他小姐们显得格格不入,也只好坐轿。

跟着侍候她的是大寒和大满,叶明闻怕妹妹受欺侮,一路亲自跟在轿边,不知道的,还以为哥哥为妹妹送嫁似的。

现在石中玉的院子里已经补足了人手,除了陵王给的大寒、小寒当了一等丫头,叶明玉从前的丫头大满和小满也要了来充当二等。自从叶六小姐“生病”,她的贴身丫头都打发到外院做粗活儿了。听叶明闻说,叶明玉和这两个丫头从小一起长大,情分非比寻常,石中玉就特意要了来。

既然这两个丫头被贬,多少证明没和府内的其他人同流合污,这二人又不是家生子,没有那么多利益纠缠,这样的人用起来放心。大满小满并非姐妹,只是以前起的名字相似。她们本来在外院就受尽了欺侮,还可能明年就配人,或者发卖了,现在石中玉把她们要回来,十足的感情上又加上万分感恩,这些日子看起来,真是把身家性命全托给石中玉了,非常忠诚。

因为大小寒有功夫在身,大小满熟悉府里的情况,石中玉给她们拆分配对,大满和大寒一组,小满和小寒一组,她总是保证其中一组跟在她身边,另一组看着院子。在这狼窝里,她对自己的安全和自家的安全,都不会掉以轻心的。

那三个三等小丫头和三个婆子,石中玉也没要姜姨娘送来的,而是叶明闻亲自买的。事实上,是在他秘密落脚地侍候的几户人家的老婆和女儿,也是可信任的。春芽和张婆子充了其余剩下的份额,每天被支使得团团转不说,根本近不了石中玉的屋子。

这两个月来,她置换屋里的摆设,还自己整治院内的花圃,表面上看是为了瞎折腾,给姜姨娘添堵,实际上是为了找到那把至关重要的钥匙。她并不是真正的叶明玉,所以根本没有那部分记忆,但她又想帮助慕容恪,于是只好用笨办法,想着就算拆了房子,挖地三尺,也要把钥匙找出来。而且寒山园是石氏生活的地方,仔细找的话,说不定能发现蛛丝马迹。

不过她有心理准备,那钥匙一定是不好找到。毕竟叶明玉离家之前,叶仲普肯定找过,后来他只是坚信叶明玉带走了那东西,才没有拆房子吧。叶仲普的这种心态,成就了她的机会。

“到了,小玉下轿吧。”正想着那一堆乱事,轿外传来叶明闻的声音。

石中玉在哥哥的搀扶下下轿,才一露面就招来无数的目光巡视。对此,她有心理准备,毕竟叶六小姐有三年没见人了。她并不怕,也不怯场,清亮的目光也向众人扫去,露出得体的微笑和善意。之前,叶明闻画过很多画像,还专门拿了族谱,让她一一对认,这下就用上了。

“这是六丫头吗?”叶家二房的夫人,叶仲勋的正妻于氏迎了上来,亲热地拉着石中玉的手道,“看气色真是大好了,嗯,腰杆直,脚下也利索。不过三年,看这小模样,婶娘都认不出了,果然是个美人儿。”

据情报,叶氏二房是可以拉拢的,因为二叔叶仲勋是个富贵闲人,为人算是厚道,当年对石氏也是很尊敬的。叶仲普做重大决定时,总是和二弟有商有量,但也不过是走个形式,让外人看着民主罢了,因为叶仲勋从来没有过反对意见。

二婶娘于氏是个中等个儿,略有点胖,团团雪白的一张脸,看着慈眉善目的。于氏出身平凡,虽然行事有点不着调,却不是坏人。整个二房在叶仲勋的治家方针下,不显山不露水,凡事不管。但下一辈的子弟,却未必是这番心思了。

“见过二婶娘。”石中玉微笑施礼,“这么久不见二婶娘,怎么倒觉着二婶娘年轻了好些?”

她对古代女子的礼节不熟悉,是大寒小寒教的。这俩丫头出身陵王府,虽年纪轻,比不得宫里的嬷嬷,那行为举止也是极有法度的,教出的石中玉自然与普通人家的小姐不一样。

而她一句话,夸得于氏笑得见牙不见眼。若这是惯于逢迎的下人说的,可能效果还没有那么好。但叶六姑娘却是有名的闷葫芦,不会说奉承话儿的,因而她说的,总让人多信几分。

“看六丫头,让他爹养的白白嫩嫩不说,这小嘴何时这么会说了。改天要问问,大哥这是用的什么仙法儿。”于氏欢欣地笑说,对石中玉重新亮相的第一印象极好。

“哼,二婶娘胆子也太大了,离六姐姐这么近,也不怕传染上什么病。”旁边一声娇哼。

石中玉闻言,连眼睛也不转,因为刚才已经看了个大概。

说话的小姐才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身上穿着大红遍地金的百碟穿花裙,外面拢着狐毛边的织锦斗篷。容貌才长开,已经颇为艳丽,和姜姨娘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用问就知道是叶府的九小姐叶明珠。

嚣张傲慢,举止无礼,姜氏果然教育不出好孩子。而她,并不想和这些人斗心机,她就按自己的方式硬碰硬。因为,这些人不配她费脑子,还怪累的。

石中玉直接走过去,脸上并没有笑,眼神中却有笑意。可苦说她精神愉快吧,那笑容又让叶明珠觉得特别扎眼。而就在叶明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被狠捏了一把。

“小孩子抵抗力差,要传就传九妹妹吧。”石中玉说得寒风阵阵,“二婶娘三婶娘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吉祥如意,万事顺心。”她把始终站在一边看热闹的三婶娘也捎带上了。

三房的三叔叶仲谈和妻子程氏是一对不安分的,每天想着的就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