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三十八章 相思刻骨

第三十八章相思刻骨

扑通

绮思遐念中,她感觉膀子生疼,随后她发现自己摔在了地上。

殿下,殿下居然没扶住她,就这么侧身离开,歪在了窗边的塌上之后还冷冷的甩过一句毫无感情的话,“在本王面前,就不必做戏了吧?”

宗政弥也并不爬起来,就那么坐在地上,仰视着那尊包裹在冰霜中的神,“殿下,您真的一点旧情也不念吗?”曾经,她是备受宠爱的,在这个府中,没有女人享受到她的荣耀。

“情?有吗?本来怎么不记得?”慕容恪的唇角翘起嘲弄的弧度,“你该知道你被贬为妾的真正原因,本王不杀你,只是觉得善后麻烦,并不是舍不得。你乖乖待在后院就是,别逼本王改变主意。”

宗政弥也心里一片冰凉。

当年,他没有用极刑处罚她,她以为是因为他心里还念着她。所以这么多年,她一直隐忍着,就是期待他的愤怒慢慢消失,却原来,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当年的宠爱也不过是虚假的表象,其实他的目光一直在那幻影中冷冷注视。

“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她膝行几步,跪在地上,不敢太靠近。

慕容恪笑了起来,“你这干脆的性子倒是不讨厌,不过从来没有原谅不原谅之说。你嫁过来那天,本王就知道一切。你以为凭美色和几手奇yin秘术,就能令本王臣服,可也太小看了天下男子。若你安份点,王府多养一个人原也无所谓,只是你记着,本王身边容不得细作。”

宗政弥也哆嗦了起来。

他知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可怜她还自以为是。但她嫁入大燕的目的虽不纯,后来却是真正爱上了这个玲珑观音相,却拥有魔鬼嗜杀心的男人

她,宗政弥也,真的很爱很爱他。

“不不,殿下原谅我,从今往后,我心里只有殿下,无家无国”她哀求,因为眼前的男人尽管仍然冷酷,可她没有他,却不能活

“没有人在背叛本王之后还能活着,你已经很幸运了,做人不要太贪心。”慕容恪开始不耐烦,“若你想回到北魏去,却也休想,本王没有释放俘虏的习惯。”

俘虏?原来她只是俘虏,这个王府是她的牢宠。那些锦衣玉食,那些秘密的期望,只是他懒得再过问的产物。她不怨,她不恨,是她错估了这个男人,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以他的性子来说,只要背叛过他,确实不能得到他的原谅。

宗政弥也抬起眼睛,想再哀求这个男人一次。可是她却看到慕容恪那如玉般修长漂亮,杀起人来却冷酷无情的手指,无意中抚摸着一本书。他根本不看她,好像神游物外,他的指尖接触到那本书时,脸上温柔的神色一闪而过。虽然短暂,却被她捕捉到了,而那温柔,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可以令冰山融化,令人的心滴出水来。

他在想念一个人极温柔的想念着。

她眼尖,看到那书的侧页印有西山堂标记。又想起有人暗报过她,裕王殿下抄了西山堂书局,而这间书局是属于殿下贴身家丁石中玉的事。殿下大婚,石中玉被送去了殿下在北元都的封地。这件事透着那么一股子凄然和悲情缱绻,更说明殿下和那个石中玉的关系不一般。

殿下这种男人,心就像岩石一样刚硬无畏,很难很难喜欢上一个人,但一旦喜欢了,就是海枯石烂,永生不变。难道他那幅样子是因为想念石中玉吗?难道他喜欢的真是男人?难道她输给了一个男人?

如果那温柔能给她,哪怕只有一瞬,她宁愿去死。可是,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哪怕是在床上,在她用尽心机和手段侍候他的时候,他的怜爱也没达到过眼底,更不用说心底了。但她是他女人中唯一还会眷顾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靠这个想法生存。而现在,这信念像山一般崩塌,把她死死埋在下面,无法呼吸。

这一刻,她怨,她恨,她恨死了那个石中玉妒忌像世界上最毒的毒蛇,把她的心咬得半点不剩。她要想尽一切办法,让石中玉永世不得超生

她的愤恨太强烈,慕容恪敏感地觉察到了。但他以为那恨意是针对他,因而毫不在意,只皱了皱眉,冷声道,“怎么还不走?”

“殿下,所有背叛你的人,都不可原谅吗?”她幽幽地说,突然想笑,“那么,因为殿下大婚就离去,算不算是背叛呢?比如:石中玉?”

慕容恪的目光更冷,“如果下一息你还在这儿,本王会亲自扔你出去。”

宗政弥也死灰般的心,瞬间燃起了疯狂的火焰。她狠狠盯了她爱到心坎里的男人一眼,抹头就跑了出去。

慕容恪有点烦躁,沉默了一会儿,就把丢得满屋的书一本本捡起来,全收在书架后的暗室之中。想了想,将那两本春宫册放在最隐秘的地方,然后走到书桌边。

提着笔,却挣扎良久也写不下去,一大滴墨落在纸上,印出大片墨点。

小玉明白他。只有小玉明白他。他胸中纵有千言万语、纵有锦绣诗篇、纵有百转千回,可是他写不出字来。所以,小玉替他抄佛经,替他写出那说不出的心意、哀愁、愤怒以及其他。

她说:殿下的出生,是我的幸福。

现在,他也想说他的相思刻骨、他的恼怒生气、他要找她算帐的打算,可是他不行。

于是他割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进墨中,然后换了一张纸,提笔,作画。

这一天晚上,他去了金王妃的院子,不过只有当事人知道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聊了聊金将军府失踪的马夫阿忘,然后慕容恪告诉金旖晨,好好做出王妃的样子,早晚,他会给她自由。

三天后,陵王慕容楚离京,回封地去了。

五天后,熙海传来了叶明闻的画像。但又说,因为叶明玉还在养病,连院子也不出,所以连人也见不到,更不用说画像了。

但,足够了。

慕容恪拿着那张人像图,手,几不可见的颤抖着。阿忘,就是叶明闻。鉴于他和小玉的关系那般莫名其妙的亲近,鉴于他和小玉同时失踪,鉴于很多很多的细节,慕容恪断定,石中玉就是叶明玉。

终于找到她了,她就在熙海。他找遍了全大燕,却独独漏掉离太府都最近的那个地方。

她身为首富的女儿,千金之躯,为什么会流落到太府都,女扮男装当家丁?金旖晨说,叶明闻是落海被救的,身上还有很重的伤。所以,后来才失忆。如果他没记错,三年前熙海有过一次大海难,海盗劫持了一艘夜行船,船上的人遭到洗劫,无一幸免。

那件事曾经轰动了朝廷,金敬仕以铁碗手段镇压了附近的海盗寨子,还得到了皇上的赞许和嘉奖。可当时他就疑惑,从没听说熙海有这么胆大的海盗啊,出手狠到不留一个活口。身在龙位上,兴许闭塞视听,可他不一样。而现在想想,很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