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三十五章 美丽的凶器

第三十五章美丽的凶器

又写错章节名了,国庆期间又改不了,因为编辑都放假嘛。这章节才是35,上午是34,对不起,举手求饶。怕大家漏订,在前面说一下。

………………正文………………

“本来这院子大,不是你小人儿家家的能住得上的。就算住了,也未必压得住地气,倒惹得自己削福减寿。”忍不住,姜姨娘刻薄了起来,“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多几个人用,好歹人气还能旺些。我瞧着,两个大丫头,两个二等丫头,再来四个小丫头,四个婆子也尽够了。只是现在你还在养病,不宜张扬,除了你这两个自带的丫头,先加上春芽和张婆子吧,等过了年再补齐就是。春芽,张婆子,还不给六小姐见礼。”

她如意算盘打得好,先把春芽给老爷尝尝鲜,老爷亏了理,对她会更好。而她随后就把春芽打发走,有个十天八天,老爷连春芽是谁都忘了。哼,想爬上老爷的床,可以。但想长长远远的占住,却没那么容易。

春芽和张婆子听姜姨娘这么说,脸色就变了,不禁对视了一眼。她们心里怪姜姨娘狠,可却不能反抗,只得磨磨蹭蹭上前。

石中玉也不说话,脸上始终摆着个莫测的神色,让姜姨娘看得莫名其妙。

她的目光扫着屋内,只觉得每样自己精心挑选的东西都被这贱丫头占着,心里愈发地不平衡。再回头,见到石氏的牌位居然摆在迎门的正当中,不禁有些心虚,却又极愤怒。

一边,春芽和张婆子已经跪在了地上。石中玉就跟没看见似的,依然喝着茶,完全不理会。

姜姨娘看着这个气啊,可是既然把人拨到了寒山园,也不好这时候插口,只跩着别的词儿道,“如玉,不是姨娘说你,虽说死者为尊,你的一番孝心,我也明白。可活着不孝,死了孝有什么意思?倒不如多敬着你爹些,别惹他生气,不然你母亲在地下也不安宁。至于你母亲的灵位……自有祠堂家庙可供奉,哪有往正屋里摆的。你一个姑娘家,倒半点不忌讳。这样,让姨娘帮你把灵位拿走,放到耳房也可以啊。”说着,站起来就要抱灵牌。

石中玉看看手中那素面淡黄色琉璃盏,好贵啊,真的好贵的东西。然后,她抬起手,直接向姜姨娘掷了过去。盏中的茶水已经温了,她又稍稍偏了些,那茶盏贴着姜姨娘的身子砸在地上,茶水浅温了她的裙角。

屋里的人都吓得惊叫,姜姨娘脸都白了,回过神来就怒瞪石中玉,可她还没有说话,石中玉就指着她鼻子开骂了,“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你敢拿你的爪子碰我娘的牌位看看,信不信我给你剁掉”

她身子站得笔直,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起来怒气冲天,吓得那掐尖拔上惯了的姜姨娘居然气焰被灭,只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我好歹是你的长辈,你竟然这样无礼。”

“无礼的是你”石中玉上前一步,迫得姜姨娘跌坐在椅子上,“你不过是个妾室,我可是嫡正的小姐,叶家真正的主子,我的名字岂是你能叫的?好吧,这我也忍你了,你千不该、万不该随便说起我娘,还咒她在地下不得安宁。若她不安,第一个上来掐死你哼,她的灵位就摆在这儿,是我要这么做的,我让我娘就端正坐在正对门的地方,看那些妖魔鬼怪还敢不敢上前,看那些欺侮她的,有什么好下场别说你只是个妾,就算你扶了正,在我娘面前也永远是妾进门不拜就是罪过了,直接坐在一旁更是该死。现在你还要搬动这灵位吗?你敢碰一下试试?姑奶奶就跟你拼了”

石中玉是有点火大,但表现这么激烈却是故意的。她立志成为叶家有名的烈货,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谁耐烦跟她们耍小心眼儿?姜姨娘话里话外就是咒她,心思恶毒得很。想是见不得自己惦记好久的院子归了她住,于是找机会发泄。连这点小事也舍不下,忍耐不了,看来也不是个多精明的,智商和情商双低下。

她那个便宜老爹对女人品味真是差啊,虽然她不否认,姜姨娘确实是个大美人。姜姨娘最大的儿子,也就是叶府的庶长子叶明识比哥哥大四岁,比她大九岁,今天已经二十五了,业已经娶妻生子,那姜姨娘最少也得四十出头吧?可看样子,却好像二十七、八,瓜子脸,鼻如悬胆、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满身全是经过人事的妇人的风情,更加撩人。

不过,这种美带着俗艳,就像现代廉价的香水,地摊上花里胡哨的衣料,没品的男人才会当宝,居然要把她扶正

“还自诩为长辈?你也配”石中主鄙视地道,“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就是想占了我娘的院子,结果让我拦了吗?今天就明告诉你,这院子我还就住了,你若再叽叽歪歪,我就把它一把火烧了,大家一拍两散”

“你……你好……我说不得你,自然有说得你的人”姜姨娘这才缓过神来,被石中玉戳破心事,令她恼羞成怒,“今天你连姨娘也打,以后叶府可还容得下你?”

“这话说的,什么叫叶府容不容得下我,怎么不说,我容不容得下叶府呢?别把人看得太小了,眼皮子浅的下三滥才看中这一亩三分地。”石中玉冷冷的,“我劝姨娘以后修身养性,长长远远的活着,不然等你有了那一天,我娘会在地狱的门口……等你。”

姜姨娘闻言一哆嗦。

虽然她没有直接杀死石氏夫人,可平时的苛刻欺侮是少不了的。若说石夫人抑郁而终,她肯定有份。正因为她心中有愧,就觉得石中玉这话说得特别阴森。又想起这六小姐是死过一次的人,不禁遍体生寒。

紧张中,她给春芽使了个眼色。后者正想被过了明路,成为正经通房,虽然看出六小姐和以前完全不同,实在惹不得,还是向石中玉脚下扑去,嘴里喊着,“六小姐息怒”但扑力却很大,若石中玉不小心,往后一步就绊在椅腿上,摔个仰八叉是好的,多少也得受点小伤。

这是劝架还是摔跤?石中玉心头大怒。

她不是原来那个叶明玉了,身子经过在裕王府两年多的锻炼,虽然还算不上强壮,却也灵活有力。此时见春芽扑来,毫不留情的就是一记窝心脚,“滚开,主子说话,连姨娘还没有接口,你算什么东西”这话,又把姨娘从主子的层次摘出去了。

其实她是现代灵魂,没有这么深的等级观念。若对方是个心善的妾室,她并不觉得比正室低下。若正室是个狠毒的,她也不会觉得就事事占理。说到底,三妻四妾,只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是男权社会的代表。但这一主一仆显然不同,而既然有些人爱摆谱,她就奉陪到底。

春芽年纪和石中玉相仿,虽然是个丫头,但侍候一个并不存在的病小姐,早懒了身子,哪比得了平时上蹿下跳的石中玉,疼得闷哼一声,身子倒在地上。张婆子立即抱起她,哭天抢地。

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