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三十一章 靠,是一种语气

第三十一章靠,是一种语气

众人正议论着,冷霄楼已经带着来如风走上了栈桥,见了叶明闻就亲切地拉住他道,“叶三少可回来了,本县收到邸报多日,一直等到今天。可惜你不欲张扬,不然就组织本地乡绅前来迎接了。”

“有劳冷县令,小人区区寒民,怎么敢劳动您的大架?”叶明闻客气着。

“自古英雄出少年,本县岂可怠慢?”冷县令三十来岁,生得讨喜的相貌,本来是客套的话,却让他说得很是真诚。

他小舅子来如风也伸出手道,“为国分忧,都是慷慨豪杰之士,正为我所敬仰。快快,这边请,县令大人在海月楼摆了酒,给叶三少接风洗尘。”

“多谢冷县令好意,本来是却之不恭。”叶明闻不卑不亢地答,神情大方磊落,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心生好感,“不过外出两年有余,又因所行之事隐秘,连一封信也没给家父传过,实为不孝,想立即回去领罚。”

“真是忠孝两全之士来某一定要结交,叶三少不要看不起我啊。”来如风二十来岁的年纪,长得眉清目秀的,不过脸皮比石中玉还要厚,夸起人来,语气夸张之中带着真诚,周围的人倒都点头称是,却把谦谦君子叶明闻闹得非常不自在。

可为了妹妹的计划,他也只好……忍了。

在码头众人的目光中,冷县令和来师爷亲自送叶三少回了叶府。一路上照样吹吹打打,闹到街道两侧挤满了看热闹的民众,那样子倒像叶明闻中了状元,或者娶了公主似的。

叶家是大族,而且分院不分地,占据了熙海天一岛最长最大的暮远街整整一条街。因为送行的队伍走得很慢,又不断有人上来打探消息,结果在街口堵了有半柱香有余。借着这么点子时间,叶府正府的外院管事得了消息,立即飞也似的报进去。

此时叶大老爷仲普正和叶二老爷仲勋在外书房里商量事情,乍听到这消息不禁大惊。那逆子和孽女不是早就死吗了?当初金将军亲自派了亲信去动的手,虽然没找到尸首,可那是在海里,尸骨无存才对的啊。

“你可看清了?”叶仲普腾地站起身,脸上变色。

他祸害自己儿女的事极其隐秘,除了姜姨娘和心腹管家,就连叶仲勋也不知道。此时他也不用控制情绪,反正那逆子不孝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他激动也好,生气也罢,都是正常的。

“虽然离得远,又隔着这么多人,但确实是三少爷没错。”那管事地道,还施了一礼给叶仲普道喜,“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冷县令和来师爷亲自送三少爷回来的,排场挺大,听说三少为大燕立了功,皇上还奖赏了呢。”

怎么回事?叶仲普暗中吃惊。那逆子没死,还得了富贵吗?那这是找他算帐来了?他心中不知为何,闪过一丝惧意,觉得这可能是个噩梦,于是狠掐了自己一把,结果疼得叫出来。

“大哥,这不是梦,快点把明闻叫进来,问个清楚。他这二年,到底去了哪里,当初怎么就那么走了,连个话也不留。”叶仲勋见到自家大哥的小动作,以为是喜的,连忙提醒。

其实叶仲普当年迫害自己的儿女,就算瞒得再紧,也是有些风声的。毕竟全熙海为了这件事而关闭了港口,身为叶家权利中心的人,怎么可能无感?但叶家和金将军素有瓜葛,暗地里也有不少秘事,再加上虎毒不食子的伦常,谁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

而叶仲普毕竟是经过大风浪的,以为死了的儿女突然出现的消息令他暂时失了章法,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二话不说,快步向府外走去,看样子竟要亲自迎接似的。

他这一走,得了消息的人在后面跟了一串,包括闻讯而来三老爷叶仲谈和大小管事。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在海月楼正会朋友,就听说明闻风光回家,据说为朝廷立了大功,是军船亲自接送的,知府大人那边还特地宴请过。”叶仲谈紧走几步,问。

叶仲普脚下一窒,胸口窝着的那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好小子,才两年多不见,果然长成精了。以前,就只是一味的横眉冷对,只要掐住他的弱点,也就是他**和妹子就能治得他服服帖帖,现在都懂得利用悠悠众口了。从码头上张罗着一路过来还不算,连酒楼里的人都在说这件事,可见提前就派了人宣扬啊。现在人人都知道叶三少荣归故里,就算他想动手脚也不成了。甚至这逆子有个三长两短,三灾六难的,他都摘不干净自己。作为叶家家主,熙海商业协会的首脑,他不能有任何把柄被人捉住。

“这不肖子,走了这么久,连半点消息也没有。你问我?我又问谁。”他忍不住火大。

“还是看看人再说吧。”叶二老爷道。

叶仲普哼了声,走得更快了。

到了门口,正赶上欢迎的队伍到了。越过冷县令和来师爷,父子二人的目光蓦然相撞,都是冷光一闪。但叶明闻早在心里预演过无数次这般情形,很快反应过来,上前深施一礼,“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叶仲普冷哼一声,摆足当爹的面子。

“我还真差点就见不到父亲了。”叶明闻微笑着,“幸好我娘在天之灵保佑,天意使然,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父亲。”

“叶老爷,三少当日离开是身负重任,如今看来不仅无过,而且有功。您是我们大燕商户的楷模,定然知道这个理儿,就原谅三少当日不告而别吧。”来师爷嘴头甜甜地道。

身边的冷县令也不住点头。

叶仲普这时候哪能摆得起架子,连忙上前几步,扶住冷县令的手,“犬子无状,还劳烦大人亲自送来。和朝中官员比起来,他能做什么事,不过运气好罢了。冷大人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喝杯水酒,等这小子收拾利落了,再去拜谢大人。”不管他多有财势,也不管他和金敬仕的关系多么密切,冷霄楼毕竟是地方父母官,表面上绝不能怠慢。况且,这冷霄楼虽然顺服于金将军,却总是不冷不热,不远不近的,实在难琢磨。

冷县令始终笑眯眯的,当下也不推辞,抬步进了叶府。

叶家三位老爷在一旁陪着,叶仲普忙乱中回头看了叶明闻一眼,父子二人之间又是火星四溅,但除了扮成小兵的石中玉,根本没人发现,到处一片花团锦簇的模样。

这就是他的便宜老爹啊,果然皮相生得好,四十来岁的年纪,白面无须,神情文雅,身材挺拔,没有半点商人的市侩感,顶多是个儒商,看着倒像大学教授似的。这种,就叫衣冠禽兽吧?其实所谓相有心生,仔细看他那双眼,半分不磊落,反而有些阴狠之色。

“走吧。”只听叶明闻微微叹息着说了一句,连忙跟紧在后面。

她是小兵的打扮,叶府的下人以为是有来头的,又见她和自家三少爷很亲近的样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