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十六章 恢复记忆

第十六章恢复记忆

“怎么啦?”正急得也想跳进水里,头顶上阿忘的声音传来。

他本不该进内院的,但跟随金小姐去永乐候府的婆子落下了一箱东西在车上,偏偏车马房中又只有他在,他也只好帮着搬东西进来。可才走到花园,就听到了果果的呼救声。

“快快,阿忘哥哥小姐掉湖里了快救小姐”果果急得满脸是泪,声音都变了。

阿忘脸孔雪白,瑟缩了下,有一瞬间的犹豫。

他会水,但是自死了一次后,见到水就会感到恐惧。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也许是落海之后面对死亡的恐惧,延伸到了现在。

“小姐小姐”耳边,传来果果的尖叫声。那婆子也远远跑来,惊得大呼小叫。

阿忘望向湖面,就见刚才还扑腾的水花,渐有平息之势,金旖晨正在往下沉。这时,他再顾不得其他,他的生命和金旖晨的生命相比,天平迅速倾斜。

扑通一声,他飞身入水,向那个动了他的心,却又被他拒于千里之外的姑娘游去。他身姿矫健,三两下就捞到已经没有挣扎能力的金旖晨,从背后揽住她,“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

金旖晨在迷茫与恐惧中听到阿忘温柔的声音,立即安心的顺从,被阿忘带着,慢慢接近湖边。一边的果果已经被闻讯赶来的婆子拉上了岸,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帮着把金旖晨救出水。

阿忘的心一直悬着,此时见金旖晨获救,乍一放松,对落水的恐惧又汹涌而来,把他淹没起来,令他无法呼吸。他的头突然剧痛,就好像被人生生切成两半,所有的记忆在刹那间都暴露了出来

他闷哼着双手抱头,可却忘记是身在水里了,立即就陷入水波的包围。当他被一口水呛得恢复意识,手脚却突然抽筋,再也不能自控,脑海中却浮现出一幕一幕的景象。

那个外表光鲜,但内里肮脏的家、那些冒充海盗的官兵、杀戮的血腹、妹妹惊恐的神色和母亲临死前不安不舍的眼神、金敬仕笑嘻嘻的模样、还有……金小姐真挚的脸庞……

死了吧

他突然感到厌倦,放弃了挣扎,只觉得自己的过去让他恶心。可在他沉入黑暗的一刻,妹妹的脸突然浮现在他脑海里。

“小玉”他猛呛了口水,奋力扑腾起来。

“阿忘阿忘快救他啊。别让他死阿忘”金旖晨在岸边看到水里的情况,急得眼泪直掉,若不是果果和那婆子拦着,她几乎不理智的重新跳入水里。

“怎么回事?”正吵闹间,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金旖晨转头,还没看清父亲的脸,已经有一条白影跃入水中。她来不及给父亲见礼,眼睛只盯着水里,片刻后,一个白袍胡子男拖着阿忘上了岸。

她想上前去看看,她很担心阿忘,要跟前却一黑,金敬仕用自己的外袍盖在了她身上,并把她推到那婆子怀里道,“快把小姐扶回房去有贵重外客,这么晚了还在花园流连,成什么样子。果果,再不好好服侍小姐,仔细挨板子”

这种时候,三个女人都很惊惶,金旖晨就算很想留下,也被果果和那婆子生拉硬扯着走了。

另一边,阿忘呕出几口水后,起身向救人者道谢,可两个年轻男人的目光一相撞,都是吃了一惊。不过他们俩又都是极有控制力的,目光随即各自转开,装作并不认识,再加上天色已黑,蒙蔽过了金敬仕的眼睛。

“阿忘,快回车马房去,叫大厨房上煮点姜糖水喝。天气虽热,落到湖水里也不是闹着玩的。”金敬仕温言道,一派对下仆很宽容的长者形象,又轻轻松松把刚才女儿浑身滴水,并且对一个马夫明显关心过头的情况掩饰了过去。

阿忘应了声,躬身退下,期间再没有抬起眼睛。而他离开后,金敬仕对贵客笑道,“陵王殿下,您今天才到京城就救人一命,实属大德啊。”

慕容楚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道,“只怕要多叨扰些时辰了,烦金将军派个人,去本王府中再拿一套衣服来。”

“好说。”金敬仕也笑道,“这回,下官那点子好茶,殿下还非喝不可了。”

两人说笑着,往内书房而去。

陵王慕容楚面圣后,还没回到自己在京城的宅邸,就被金敬仕拉来他的府上,相看一匹宝马良驹。他是爱马之人,虽然知道金敬仕有意结交,却也没有推辞。不过到了金府,金敬仕又说请他品一盏好茶,他不好拒绝。也幸好没有拒绝,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叶明闻可能小命不保。

但是,叶明闻水性相当好啊,为什么会这样?

慕容楚心中疑惑,面上却半点不露,笑嘻嘻地品了茶,又看了马,盘桓了许久才离开。不过他带着亲兵侍卫回府后不久,就又趁着夜色潜回到将军府。他并没有向金敬仁打听叶明闻的事,那只老狐狸,有点风吹草动就能发现味道。想知道什么,他会自己问的。

“我该叫你楚大哥呢?还是陵王殿下?”他还没进门,屋内就传来低低的声音,有点愤怒。

“我是慕容楚,可也是楚天阔。”慕容楚轻轻推开房门,像夜色一样,悄无声息地涌入。

房间内没有开灯,但两人全是武功高手,夜视能力极强,看得清对方的脸色。

“明闻,你是怪我骗你吗?”慕容楚随意坐在椅子上,虽然四处简陋,可他往那儿端端正正地一坐,就把这木屋茅室坐出了华厦锦园的感觉。

“楚天阔是我在江湖上的名字,你我相交于江湖,所谓陵王,又有什么关系呢?”

“是没有关系。”阿忘,也就是叶明闻轻叹了口气,“我与你做朋友,是看重你豪爽的气概和英雄脾性,倒不介意你为王还是为寇。只是,你为什么要追杀我妹妹?”

慕容楚吃了一惊,“此话怎讲?”

“那天我们兄妹遭逢大难,我本早就警觉,奈何身在海上,没有逃生之路。我与人同归于尽时,小玉还在……”

“小玉还活着吗?”慕容楚急问。

“你希望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