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十一章 为什么是平的?

第十一章为什么是平的?

因为同行的有两位女病员,车队没能当晚进城,就宿在城外的一个小农庄上。慕容恪派人事先打好了招呼,队伍入住顺利,半点不乱,石中玉正好借此机会去见了被押在最前面车里的张秦。

张秦是秘密被抓起来的,太子妃还只当他提前离开了,因此只少数几个人知道这辆车里装的是什么,旁人只道是裕王殿下的猎物。为了保密,自然是石中玉为张秦送一点点水,只是保证他不死,却不用下车方便的量。

不过,这倒成全了她一番算计。她和张秦密谈了只半盏茶时间,都很痛快的两人就为彼此指出了明路。

回到太府都后,就是忙碌的新年期,就算石中玉差不多算是闲差,也比往常辛苦了些。至少水局院那边的事,她要帮着安排,还要抽空跑将军府。其实,还要偷跑出去做一件重要的事。

在此期间,她很怕慕容恪会突然找茬,拆她的包装。幸好慕容恪回府后,就屡屡被招进皇宫中,有时白天晚上都不见人影,理论上给了石中玉缓冲之机。

另一方面,听说金敬仕请来了才神医给金旖晨治病,石中玉始终提着的心,放下不少,但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阿忘还是私下找到她,说才神医认为金小姐没有求生意志,如果再这样下去,情况还是很糟。

“为什么找我?”她有点好奇。

“小姐跟你很投脾气,再者你们年龄相仿,就算男女有别。但你说的,她说不定会听得进去。”阿忘紧锁着眉头说。

石中玉心头一动。

就算金氏父女对哥哥有救命之恩、再生之德,但哥哥对金小姐也太着紧了些。平时倒不明显,可金小姐这一病,连哥哥也瘦了一圈,其焦心和难过,就算掩饰得再好,也逃不过她的眼睛。难道还在纠结于那点点肌肤之亲?难道又是一对主仆恋?可她为什么用“又”字。

“好,哥你想想办法,让我在金将军不在的时候露面。”石中玉点头道,“虽然平时有丫头们在,我随便点也不打紧。现在,毕竟金小姐是养病的闺房中,我一个外府家丁任意出入,只怕不合规矩。”

“今天就可以,将军去了宫里,一时半会儿回不来。”阿忘说,看起来很焦急。

石中玉当下答应,因阿忘是赶车来的,就直接到了将军府,金旖晨的绣楼。

“金小姐为什么不想活了?”赶果果和香玉出去后,石中玉开门见山,而且态度冷漠,还带着点轻视。她故意如此,是要刺激金小姐。想天之娇女正在病中,多少人嘘寒问暖,倒惹得金旖晨伤春悲秋,不如来点特别的。

“小玉……”这才多久,金旖晨就瘦得脱了形,只剩下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看着好不可怜。

如果哥哥以前就对金小姐有些心动的话,现在看到这病容,就会很心疼吧?以前是她忽略了,其实俊男美女天天在一处,对方又是自家小姐,金旖晨的性格又非常好,不产生点绮念倒不正常了。

“金小姐喜欢我们裕王殿下?”石中玉不给病美人喘息之机,又喋喋不休地问了一句。

“不喜欢。”金旖晨下意识地答。

“那么被他看到你不雅的样子有什么关系?无关紧要的人,你需要在意吗?他对那件事是什么态度,也不关你屁事。再者,他不是多嘴的人。”石中玉很直接的说,“还是,你想到那天的事,就觉得阿忘侮辱了你?”

“不,没有”听到阿忘的名字,金旖晨显得很激动,从床上欠起身,“是我,明明是我……”

石中玉也不扶她,仍然站在屋子中间,俯视着这位将军之女,“难道你是为自己羞愧。”

金旖晨低下头,落泪。

“平时看你很聪明,没想到是个傻的。”石中玉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这事旁人不知,你我却明白,是有人要害你。你只是被药物左右,所以那时的你,根本不是你。要羞愧,也是背后下手的人不要脸,是她该羞愧,你为什么要为她的错误惩罚自己?”

金旖晨抬起头,似乎从没想到过这一节。

“最好的报复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活得好,让那个人看看,不仅她的算盘落了空,你还会活出精彩来,让她只有羡慕的份儿。至于我……”石中玉走到床边,坐下,“说句不自量力的话,我把小姐当成好朋友的。所谓朋友,不就是互相看到对方的尴尬事,然后保守秘密吗?”

金旖晨愣了,因为从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过话。父亲也好,丫鬟婆子们也罢,还有到京城后相交的那些小姐,劝来劝去也不过是安慰话儿,哪像小玉这样,直指她的内心,解开了她心中的疙瘩。

对啊,她为什么要为害她的人羞愧?她要活得好活得肆意让那个死女人看看,不是只有使手段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玉……”她伸出手。

石中玉凑近了些,金旖晨也顾不得避嫌,抱着石中玉痛哭。

屋外,阿忘亲自守在廊下,不让任何人靠近。但他武功很高,听力大异于常人,所以里面说什么话,他都听见了,心里完全放松了下来。

找小玉来是对了,小玉不仅开解了小姐,令他的心也豁然开朗。小姐,并没有厌恶和他有肌肤的接触啊。虽然以后还是应该避免相见,尤其是私下的,但总归是放下了心头大石。

而屋内,石中玉任金小姐哭了半天,才轻轻推开她道,“正是年下,我恐怕得有一阵子来不了,不过我会写信给你,希望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 神印王座 遮天 将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