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六章 谁点的穴

第六章谁点的穴

如果用漫画手法表现,在石中玉吼出来的一瞬间,裕王殿下和马夫阿忘,每个人头上都出现无数黑线和一大滴冷汗。哪有男人会这么大声地说出自己的性别缺陷的?可这小子偏偏就能,而且还理直气壮,实在太……

一位皇子,一个见了皇子也不卑不亢的失忆青年,居然就这么被石中玉吼得没了脾气,双双退出屋门。

石中玉看了眼金旖晨,看她虽然动弹不得,但神智和药力却都还在,眼睛里满是绝望和羞愤,偏偏身体还抽搐着,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他**的太子妃真是混蛋,怎么能毁人到如此地步。想想平时娇俏可爱、家教良好又不失精明的金小姐居然到了这般模样,石中玉就气不打一处来。而且古代人所掌握的一些秘技,也确实也匪夷所思。但现在,她要拿金小姐怎么办呢?总不能随便找个男人来叉叉圈圈吧?

她一边发愁,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也不管是谁的,先把金旖晨套了个严实,然后出门叫人。然而,屋外只有慕容恪,阿忘却不见了。不是……太羞愤,所以没办法见人吧?

“阿忘人呢?”她问。

慕容恪哼了声,“你一出来,就是找他吗?”那脸色,好像写着四个大字:本王不爽。

“殿下,这是考验忠诚的时候吗?”石中玉急得直跺脚,“现在,只是限制了金小姐的行动,可她好像还……那要怎么办哪?阿忘毕竟是金家的奴仆,应该在一边侍候才对吧?”

其实她是想把事情控制在最少人知情的范围,毕竟这事牵扯到哥哥,万一传出去,哥哥可能生命堪忧。虽然他和金小姐之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虽然也都算江湖儿女,但那种程度的纠缠,在古代算是失贞了。如果传到金敬仕耳朵里,他一定杀了哥哥泄愤。

太子妃那边倒好说,为了她端庄高贵的名声,为了她儿子的将来,为了不让金敬仕与东宫派为敌,她绝不会泄露半个字,还会死命隐瞒。

慕容恪看到这些,肯定是不会再娶金小姐了,毕竟他是封建男人嘛。但他应该不会为了打击东宫或者对付谁而说出去。他这个人虽然坏,但有一种骨子里的高贵,不屑卑鄙的手段。

那么,只要把知情人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传不出风言风语,那就不会影响金小姐今后的择偶。只要,她过了自己心理那一关,将来一定还可以过幸福的生活,不会被太子妃毁于一旦。

“本王让那马夫先回冷香阁打点,保证金旖晨回去时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再说他好歹要衣着整齐吧?赤身**守在小姐身连,你是嫌知道的人不多?”慕容恪态度生硬地说,然后转身走进屋里。

“又没有全脱光,不是还有裤子和袜子嘛。”石中玉真恨不得上前亲他一口。

这男人真好,外表漫不经心,其实比谁都细心妥帖。难得的是他还明白她搬不动失去行动能力的金小姐,没等她请求就来帮忙了。

正想着,慕容恪已经返身走了出来。石中玉见他提着金旖晨的衣领和腰带,就跟有洁癖一样,绝不碰到对方的身体,心头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喜悦。他抱她时可是实实着着的,幸好她对他总是很戒备,不停变换角度,让他接触不到她本身的秘密,不然她早被揭穿了。

“你要带金小姐去哪里?”她追在他身后问。

慕容恪不理,大步走到屋后去。石中玉这才发现在那里居然有一眼水井,因为烈阳居久没有人住,辘轳什么的都很脏。慕容恪走到井边,几下就把金小姐绑到井绳上,直接脚下头上地丢进去。随后,他还往井里看了看,保证金小姐全身浸在井里,但头留在外面。

“殿下,你要干吗?”石中玉大吃一惊。

井水本来就很清凉,尤其是从山居之所打的井,夏天的时候可以冰镇食物,现在是严冬的天气,这么冷热相激,会死人的

“这是唯一的办法。”慕容恪随手把绳子的一端绕在腰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比月光还冰凉,“她要想保住清白,就得承受生死之痛。那种药本王恰巧知道,迫不出来,要想彻底解除,除非**或者极寒侵体。”

也就是说,要么就找男人,要么就得脱层皮,不然就无法摆脱药物的纠缠?

石中玉愣住,耳边听井水中不断搅响,看到井绳剧烈抖动,就算她自认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也于心不忍。金小姐有什么错?不过是想在一定范围内自由选择自己的老公罢了,再加她的爹是你争我夺的一块肥肉,就得遭受这样的折磨。

慕容恪见石中玉小脸苍白,知道她是受损伤的心脉和情绪的影响,情不自禁的上前,把她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用力拉开,放入自己的掌心。

她的手真小、真软,就像个姑娘家。

石中玉连抽了几下,手却被越攥越紧,最后干脆由着慕容恪。因为慕容恪还要承受井中的拉扯之力,虽然他下盘很稳,身子连晃也没晃,但她既然帮不上忙,就别添乱了。反正,也只是握个手而已。对……吧?

“那种药是大周以西的蛮人所制,如果用量少,就只有轻微的**作用,是夫妻间私下调剂之用,定力强的人坚持一会儿就自动解开。但倘若下得多,效力就特别霸道。看金小姐的样子,已经状若疯癫,可见药量加的极重。这种药也不知怎么流传到了宫中,当年本王的母后掌管后宫的时候,是明令禁止的。”慕容恪说着,瞄了石中玉一眼,以为她会不明白,因为她那样子,明显是没经过人事的雏儿。

可石中玉却一脸了然,看得他惊讶之余又无比气闷。

那是什么表情,好像很了解似的。难道……难道说……这小子是房中术的高手?不,绝对不可能,碰他一下就立即缩回去,怎么会是个中翘楚?

其实,石中玉是联想到了某种蓝色小药丸。说是夫妻调剂,不过是玩玩情调,或者增加彼此的兴趣和力量罢了。她以前看过一个报道,说有个男人吃某药吃多了,结果屹立不倒到差点死了,最后要到医院放血才成。古代的这种药物,应该和现代的某些药没有区别,不过是更神秘、更有效、更是纯天然萃取而已。

“殿下要禀报皇上?”石中玉听慕容恪搬出已故元后,不禁吓了一跳。

“那女人不能为所欲为。”慕容恪轻蔑地道,“而且这违背本王母后的心意,本王不能容忍。”

“可是这件事散播出去,金小姐怎么办?她以后还怎么见人哪?”石中玉急道。

“你以为,皇上会让这种丑事传出去吗?那样,他为君的体面要放在哪里?”慕容恪微微冷笑,“由皇上来按下这种事,自然是最万无一失的。而且,太子妃一定会受到惩罚。皇上的雷霆之怒,谁能承担得起?这一回,她可是机关算尽,到头来自己吃苦头吧。”

“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