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八十七章 世上只有哥哥好

第八十七章世上只有哥哥好

到玉带山脚下的时候,天上开始飘下零星小雪。因路湿滑,石中玉等一行人到了名为明月宫的皇庄时,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

远远望去,明月宫灯火通明,倒真似阴云笼罩山间的一轮明月,在这落雪漆黑又寒风呼啸的夜晚,让人陡升出亲切温暖之意来。

显然,已经有贵人住进了明月宫,沿路的两侧,时而会有侍卫盘查,当确定是金将军的女儿前来,立即有人前去禀报,道路也畅通无阻。事情很明显,东宫的人把金旖晨视为贵客,求娶之意愈发真诚。

“太子妃殿下和皇太孙殿下也是才到不久,正在安顿,特意派老奴前来迎接金小姐,带您到紧邻正殿的侧殿先住下。”才进明月宫,一个老太监就迎上来,殷勤地说,执礼甚恭,“太子妃殿下说,请金小姐略事休息,随后与太子妃殿下和皇长孙殿下一起用晚膳。”

“有劳公公。”金旖晨不卑不亢,瞬间就从一个胡闹的野丫头,变成端庄的贵女,虽然冒雪前来有些狼狈,却仍然带着雍容的气质。

石中玉不禁赞叹:再穷不能穷教育啊。看这范儿,就算是未来的皇后也当得起。

“哪敢当金小姐一声劳烦。”宫里的人惯会看人眼色、见风使舵,眼见东宫待金旖晨不一般,态度就格外谦恭,笑嘻嘻的前方带路。

明月宫两侧的风雪长廊格外宽大,但毕竟是皇家之地,就算石中玉一路行来,冻得浑身哆嗦,也不敢溜着墙根,以避寒风,只能规规矩矩地站在队伍最后,低头缓行。

也不知走了多久,金旖晨突然停下脚步,指着前方一处宫室道,“那边也有贵客住下吗?”

她指的地方是地处明月宫的西南角,有点偏僻,但灯火明亮。隔着层层风雪望去,遥远而不真实的感觉扑面而来。

“那边是裕王殿下住的。”那老太监道,“裕王殿下头几天就来了,比太子妃殿下还早哪。”

石中玉闻言一愣,差点抬起头来。

慕容恪失踪好几天了,害她还有点提心吊胆,原来是到皇家园林来享福了。他的四大美婢也同时不见人影,想必是随行于他吧。

蓦然,石中玉心头发酸。但转念一想,慕容恪如何,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只是个家丁而已,而且决定远离他。那么,这样拖拖拉拉的最没有意思。

只要下定决心,就一定可以平静自处的。

她暗中用力点头,却冷不防打了个寒战,感觉身上都冻透了,就算抱个火炉子也暖不回来似的。正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伸了过来,把她冰凉的小手握在掌心。略侧过头,发现是走在她前面的阿忘,心头立即舒缓起来。

唉,世上只有哥哥好。别人,就忽略了吧。

“待会儿就好了。”阿忘低低地道,牵着石中玉,继续跟着队伍走。

而就在他们一行人进入明月宫的时候,太子妃正教育他的儿子,皇长孙慕容长天。

“你必须娶到金旖晨。”太子妃严肃地告诉自己的儿子。

太子妃今年才三十五岁,却因为没有保养好而早生皱纹,只依稀间看得出当年的美貌。她身上穿着藤青色曳罗棱裙,月白色小羊皮对襟外裳,高盘的发髻上只插一只赤金凤尾钗,随着她头部的转动,上面的红玛瑙流苏轻轻摇晃。

对于一位太子妃来说,这装扮并不算华丽,但自从太子故去,她一直以简朴为主,往日里在家戴的,都是素银的首饰,此举,深得当今圣上和皇后的赞许。

“母妃,儿臣还不想成亲。”慕容长天闷声道,眼前突然浮现出石中玉的娇俏模样来。

他知道,是他任性了。过了年他就满十八岁,成亲生子是他的义务和责任,并不关乎他的感情或者其他。所以,他必须要择人而配。而皇室中人,特别是他这样身居东宫之人,婚事断然不会随了自己心意,大多数时候是政治利益的联合或者加强。不管他肯不肯,皇家血统也必须延续,并尽可能多的获得子嗣,这也就是为什么皇子纳妾是祖制的原因。

只是……他别不过自己的心意。如果不知道石中玉是女子便罢了,偏偏……让他看到。自那天起,他的心就像魔障了似的,那一幕时时出现在脑海里。

以前,只是觉得那个小家丁好玩,跟她在一起就很轻松。可当他知道真相,那一点点温暖的心绪就变成了……相思。纵然知道是不可能的,可仍然无法从心头挖去。

“长天,母妃不会再容许你胡闹下去了。”太子妃阴沉着脸道,“以前是我太纵着你,凡事顺着你的心意。你要学医,我就容许你跟在才神医身边,你不肯收房里人,我也由着你的性子来。可这次不同,你一定要娶到金小姐不可”

“母妃想要娶的,是金敬仕吧?”忍不住,慕容长天语带讽刺,以及……无奈。

“你知道其中的利害就好。”太子妃吴氏完全不以为意地点头道,“你皇祖母与我提起过多次,说你到现在还妄想与你七皇叔和睦相处,我劝你醒醒。他看似没有谋反的动作,可暗中早就布置着什么,只是他太狡猾,我们抓不到他的把柄而已。你可知道,当日我才请了金家的丫头来皇庄赏雪,雪还没下呢,他的人就到了,消息灵通到这个地步,难道不可怕吗?”

“或许,七皇叔只是想来散散心呢?”慕容长天反驳,“往年,他也是会来的。”

“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太子妃提高嗓门,但很快又压低了,“他明明好的是男色,正妃之位悬空这么多年,从去年开始就单宠着一个小厮。可为什么金敬仕一进京,他就活动起来,派了自己的枕边人去接近金家的丫头?”

慕容长天皱紧长眉,很反感母妃把石中玉说成七皇叔的枕边人。那个丫头……那个丫头的秘密只有他知道啊,七皇叔完全不知情,说明他们之间的清白的。为什么,母妃要那么说七皇叔,又要那么说小玉呢?

可是,七皇叔对金将军之女的浓厚兴趣,又让他不能自欺欺人。七皇叔,是想拉拢水军的势力的。站在这个权利圈子里的人都明白,得到水军及金家的力量,进可攻,退可守。就算一败涂地,以金敬仕号称熙海之王的实力和地位,至少可以自保。

他明白其中关节,他全明白。只是,他忘不掉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家丁。

“长天”太子妃见儿子低头不语,说话的口气不禁软了下来。毕竟是她亲生的儿子,一天天看着他长大,不比皇后娘娘,终究隔着一层,狠得下心来逼他。

“长天,母妃知道你立志要娶一个合心意的女子。可是,你是未来的皇上,三宫六院只是平常,你若有心有情,将来要多少心爱的人娶不得,何必在正妃一事上烦恼?”太子妃苦口婆心的劝着,“反正,帝王的恩宠才是后宫女人最大的荣耀,后位却不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