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物语

星尘物语

更新时间:2021-07-26 08:14:23

最新章节: 答应大家许久的番外,终于奉上。………以下………之一 洞房夜话(书名的由来)亲身体验过纯正的古代婚礼才知道,还是现代婚礼好。虽然,是一样的累,但好歹在现代婚礼上,新娘是主角,而不是新郎。而身为配角的石中玉还是买大送小型,所以才拜完堂就累得不成了,由已经嫁了人的大寒和小寒扶回去休息。新郎慕容恪心里

第七十八章 泡妞大使

第七十八章泡妞大使

他这样一说,孙福珩的神情窒了窒,随即缓和。殿下想得比他长远,想得多,实在是他们这群属下的福气。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这话虽粗,却是至理。

“东宫没有动静?这么好的助力,那两个女人不会无动于衷。”慕容恪又道。

“听咱们的人回报,东宫的太子妃和皇宫里的皇后娘娘,都请了金小姐去赴宴游玩。”孙福珩回道,“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都说,虽然皇上说了不指婚,只怕金小姐最终还是会嫁入皇家。毕竟当上皇太孙的正妃,将来就是一国之母。再者皇太孙殿下一表人才,温文而雅,姑娘家哪有不动心的。”说到这儿,孙福珩瞄了慕容恪一眼。

难道,殿下也动了心思?说实话,现在军中的势力殿下占优,朝中的势力东宫占优,若要争上一争,水军和熙海那一边,金敬仕是最大的砝码。

果然,慕容恪想了想,唇角扯出一朵说不出是嘲讽还是轻蔑的邪恶笑容,“替本王传说出去,那位金小姐,本王志在必得。她,将成为裕王正妃。”

孙福珩真起了身子,先是惊讶,而后就无比欣喜。如果能娶得金小姐,殿下近可攻,退可守,这样,天上的先皇后才会安心吧。不过叔侄两个抢一个女人……说起来不太好听。但转念一想,眼前似乎出现石中玉的笑脸,心想,抢女人总比叔侄两个抢一个男人强。

好像是能读心似的,孙福珩才想到这儿,慕容恪就道,“把石中玉给本王找来,他的手也好得差不多了吧?”

孙福珩一愣,不想大好局面葬送,因而硬着头皮问道,“殿下,您招石中玉何事呢?”问完,他有点后悔。殿下做事,什么时候解释过理由呢?

没想到,慕容恪竟然回答他了,“那小子最会讨女人欢心,本王想让他来出出主意。”

不知为什么,孙福珩此时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他是个没娶过妻、谈过情的粗人,因此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下去找石中玉传话了。

石中玉的手早好了,只是她才经历了感情的波澜,好不容易按住了,不想太接近慕容恪个大妖孽,于是成天窝在屋子里,要不就溜去水局院,看屈忽昀等三人写字,练武功,日子过得有点无聊,但还算平静。前两天手不疼了,还抓空写了点书。

她三年的月银就这么没了,逼得她必须在写作的道路上前行,最好成为高产高质作家,能赚很多钱,最好还能名场大燕文化界。还有个发愁却急不得的事:她得让那棵苹果树长出来,三年后结出果子。不然,万一慕容恪为此不放她走呢?

所以当孙福珩找到她,说裕王殿下有事让她做的时候,她心里很忐忑。自从那晚的深深拥抱,两人还没见过面呢。

“见过殿下。”她尽量表现平静,但心擂如鼓。慕容恪是武功高手,不会听出来吧?

只是当她抬头,意外地看到慕容恪没有一丝波澜的脸,不禁暗骂自己自作多情,很快就真正的能够坦然了。心理建设做得好呀,反复欺骗自己一百遍,就会信以为真的。

她不喜欢他。对,不喜欢。

“不知殿下有何事吩咐我做?”她又问。

“前几天,金将军府送来一份谢仪。”慕容恪慢悠悠地说,眼神清浅飘乎地落在石中玉身上,半天也没有挪开,但因为格外小心,并没有让人发觉。

“是为了那天,殿下救了他们一行人的事吗?”石中玉猜测。

“聪明。”慕容恪夸了一句,“明天本王派你去金将军府上还礼。你要记得,务必见到金小姐,如果搭上关系更好。本王瞧那金小姐是个喜欢玩的,也不拘身份地位,你平时那些玩乐的鬼点子,尽管拿出来用,本王无不应允。”

石中玉一愣,不明白慕容恪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她巴结金小姐?说实话,除了那根金龙鞭,她对那位小姐没什么特殊的印象。对了还有,抱起来又香又软,发育比她好多了。

“本王看上她了,想娶她做正妃。不过,那金小姐言明要自己择夫,因而跟本王争抢的人不少,其中……还包括长天,你会帮本王对不对?”

石中玉感觉自己上火了,因为耳鸣不止,除了听到第一句“本王看上她了”和最后一句“你会帮本王对不对?”什么也没往心里去。

果然是初秋了啊,虽然是秋老虎的天气,可也有冷风吹过来呢。嗖嗖地吹过她的心底,害她感觉似乎胸口豁开了一道口子。不怎么疼,也没流血,可就是空洞洞的难受。

原来,就算是误伤,就算是有准备,也还是会留下印迹的。说喜欢他不深,说可以抽身而退,终究还是会受伤。但这样也好,彻底绝了她的念想,老天对她还真不薄哪。

“我会帮殿下的。”她重重点头。

“如果你不喜欢……”不知为什么,慕容恪看到石中玉意味不明的眼光闪烁,胸口微微地疼,连呼吸也有点僵硬起来。那晚抱着她的感觉,汹涌而来,差点把他淹没了。

为什么,会在石中玉的眼睛里看到失落呢?为什么,会不想让他有一点不快?他还是喜欢这个小子啊,可这是不对的,就像毒药,就算再美味,也不能喝。

“为殿下做事,我非常愿意。”石中玉调整好情绪,很认真地说,“既然金小姐想要自主择夫,殿下自然得泡她。可是在开始阶段,殿下出马总没那么方便,也低了身份,不如就让我先当殿下的泡妞大使。也就是跑个腿,递个消息物物件,等哪天金小姐知道了殿下的好,殿下一出手,立即拿下。多好。”

她说得认真,可慕容恪心里却突然产生一种不安的情绪。或者是石中玉太热心了,好像要把他推出去似的,让他突然又不舍起来。不过,还没等他再开口,石中玉已经滔滔不绝的说起泡妞秘籍来。

慕容恪只看到她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的具体是什么却一点没听进耳,只觉得就这么听她胡说八道也很舒服,就像燥热的天气里吹过一阵阵微风似的。而石中玉见慕容恪笑眯眯的样子,以为他满意自己的计划,心里有了期盼。

正愁怎么进金将军府呢,这不机会就来了?她得想办法和金小姐混得很熟才行,这样才能接近哥哥,才能打听到他为什么不认她?有苦衷?失忆?还是这个哥哥是另外的人?她只希望武动乾坤